目前分類:抗癌笔记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10705_DSC01481a_meitu_1  

 「她來了
 我站在海岸邊,
 看著一條小船揚著白帆
 乘著清晨的微風開向海,
 她是美的化身;
 我佇立凝視她,直到她消失在水平面的剎那;
 有人說她走了,走到哪裡?
 不過是從我的視界消失而已;
 看不到她的是我,不是她;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9760a  

時間會過去,但那些手與手之間傳達的溫度,永遠都在相遇的人的心裡,暖暖的保溫著。

感恩那些傳遞溫度的朋友們,您們讓這個世界變得很柔和,把陽光帶進楊媽媽的心裡,灌溉著一朵朵心靈太陽花的滋長……

想說,有大家的祝福,感覺真beautiful!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好友Sharon Boon知道我要安排媽媽學畫畫,讓她發揮自己的創作創意,她特地帶媽媽外出學畫畫,讓媽媽創作個人第一張素描。第二張照片裡的所有東西,都是她幫忙採購的,而且不肯收錢,她跟媽媽說,秀麗是我的姐妹(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我當您是自己的媽媽……感動死了!

今天我則請畫畫老師來教她水墨畫,再圓自己的素描夢。有夢,真美!能與媽媽一起創作,更為美好!圓夢,我們來咯……

DSC00406  

媽媽說這不完全是她自己畫的,老師有幫忙touch up了!(21/9/2013所畫)

DSC00408  

好友燕燕協助採購並送媽媽的禮物。

DSC00418a  

我學素描,媽媽就學水墨畫,感恩戴老師來給我們上門教學。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秋節,六點放工前,老爸來電:“今天沒有放假嗎?”

我翻白眼:“阿先生,這裡是馬來西亞,不是台灣或中國好嗎?”

“有帶媽媽去慶祝中秋嗎?”

於是,我就把媽媽帶到喜舍環保站慶中秋……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6943_10201959476058772_1279067254_n  

記得前陣子還聽過在上海上班的朋友,帶著孩子去上班,而我何德何能可以帶著媽媽來上班呢!真的感恩上人創辦慈濟世界,讓我能認識這麼多好人,協助我和媽媽,圓滿我能帶著媽媽去上班,讓她有很多的好朋友,一起來做好事的心願!

將她的笑容與所有成就的好人們分享!

感Margo Wu , Kent Tan , Phyllis Saw Chester CK Taner Kath Goh還有很多很多成就這個好因緣的好朋友們!這個世界,真的very beautiful!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8796a.jpg2

IMG_8758a.jpg

IMG_8820a.jpg

最近這幾天老實說,睡之前都輾轉難眠,腦袋裡有很多天使和魔鬼在對戰:媽媽來了以後,要住哪裡比較適合行動不便的她?可以做什麼?去哪裡走走好?做些什麼好呢?帶她去學畫畫?做環保嗎?會很累嗎,會麻煩很多人嗎?……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結果我今天早上起身聽上人《靜思晨語》前,才剛夢見自己和一群人走進暴風眼裡面,旁邊還是旋轉的龍捲風……很真實,太有動感的夢呢!

上個星期回家,看見寂寞的媽媽,寂寞的畫畫,寂寞的看電視……寂寞的跟自己在一起。一天裡,最快樂的時光,就是她和它美麗的花在一起的時刻,但我們住在店屋,連綠地都是一種奢侈,何況是盆栽,看著種子發芽,竟然也是一種奢侈,唯一能做的就是抄抄靜思語,拿小朋友的圖畫書來彩顏色,來打發時間。

如果活著,只是為了打發時間,我無法理解我怎麼活得下去,所以我很佩服媽媽想好好活著的勇氣,但看著她寂寞的,連應對能力都減低了很多後,孩子到底能為媽媽做些什麼呢?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027a  

圖:1998年3F班學生送我的卡片和全班簽名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並覺得我很會說道理,乍聽之下,還蠻中聽的,再聽下去,再好的道理聽多,也會很煩啊!畢竟大家都會覺得自己是可造之才,但是動手還是得由自己做,別人的口沫橫飛實在是討人厭。

實在是不好意思……我習慣了,我工作了十來年,最多的工作經驗除了拍照及製作網頁外,來來去去就是當老師。小學,中學,學院還是大學,我都曾蜻蜓點水過。我的學生從小學生,中學生一直到大學生,甚至是年齡大過我的老練社會人士,都多少被我的口水折磨過。

我不只愛教,還愛說故事和道理,也許是因為故事說的好,所以,總有些記憶是甜美且充滿感動的。

1998年的3月18日,高中畢業後,我到初中母校SMK Subis當過一個月的臨教。當時我被派去教初中三,不巧我小弟和堂弟都是我的學生,他們在家裡看到我,在學校還要聽姐姐“催眠”,實在是有夠sui的(客話:倒霉)。他們很不給面子,當然也沒有給我很多的深刻印象,倒是我當代班導的3 F班,令我難忘。華裔同學都在A,B班,而F則是原住民班級最不錯的一班,他們的功課遠不及ABC班的好,卻蠻欣賞我這個很愛鼓勵他們的代班導。孩子們都來自貧窮的家境,但卻在我要離職前一天,全班合資送了我一枝筆,自製卡片簽名祝福即將要去升學的老師有更美好的未來。多年以來,我回顧當時的感動,仍難以用言語來表達。

2002年,我為行孝回家鄉工作時,在補習中心賺外快時,很紅!紅,不是因為我很會教,而是我很會罵!因為每次罵學生,整個補習中心不止都聽見,還會震動,因為我會丟書……在桌子上,請他們pay attention!但我決定離職到馬六甲慈濟分會上班,讓自己能活得更有價值時,這些孩子給了我一個意外的surprise。他們請搬上最美的女生,把我騙去廁所,說有一隻很大隻很大隻的壁虎在廁所,請我這個熱血老師去打救她,把它請出廁所。女生超級會演戲,我還真的有點相信了,但世界上沒有比盤子更大的壁虎,回到班上,倒有個蛋糕和為我而開的party在迎接我,我當然感動,但有更多的慚愧,何德何能呢?而且我還超級兇的……唯一的慶幸是,我每次都很認真的跟他們教學,還分享很多故事。

我這輩子,大部分的時間不是被教導,就是在教導別人。我在醫院當志工時,總有“去上教授的課”的渴望和尊重。工作再累再忙,眼睛身體都在抗議,我都絕不輕易錯過當醫院志工,與醫院裡的導師們“上課”的機會。我的教授導師們大部分與老、病、死糾纏不清,然而他們真正的用生命在說道理。

剛開始去醫院,我很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是老師。道理像仙女散花一樣,一發無法收拾,但絕大部分的導師們,都用很寬容的心和甜美笑容回應。多年以後,我有緣到安寧病房,與“重量級的教授導師”學習。他們總是三言兩語,就似乎讓我的任督二脈都被打通了一些。開始了解以前我是教師,而現在我渴望如我醫院裡的導師們一樣,去導正生命方向,而不是自以為是的教道理。

我發現自己唯一能做的,不過是導正自己的方向,讓生命導向陽光,成為發光發熱的反光板。我永遠無法去影響,改變別人,但我能改變自己,讓自己發光發熱,那些光與熱,能為別人導航,感覺真美好。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5 Fri 2013 17:50
  • 身病

527767_471172226288058_325495871_n  

很多人都會覺得病者很可憐……傻瓜,生病不可憐,而且每個人身上都帶著病菌,差別在於身體強,病菌弱,要是身體弱,病菌自然強。最可憐的是身體病了,卻仍太在乎別人怎麼看待自己的病情,讓太多的聲音進入原本純淨安靜的心靈,完全失去聽見自己聲音的機會。

心,怎麼會生病呢?我在無法計算的飛行旅程中,看著原本起飛時灰茫茫的大地,在衝破烏雲密布的雲端後,看見一大片蔚藍的藍天白雲後,對心,有了另一層的想法。心,就像一片烏雲遮蓋背後的藍天白雲,它一直都在,如如不動,唯一改變的移動的風景,所以,心靈本來就不會生病,病的不過是肉體,還有失去寧靜的靈魂。

於是我發現病者並不可憐,但他們很敏感,敏感得嚇人,於是他們要的不是憐憫和太多的聲音,他們多數只需要一個溫暖的微笑,或是一個大力的擁抱,一個祝福,一首激勵歌曲,一句“你好棒,請加油!”,或是一個狠狠的提醒。

我沒有因為我媽媽生病就去可憐她,我做的比較多的是狠狠的教訓她,我只是去問她,”你到底為什麼要繼續活著?“她答不出來,我說”如果老天要你走,但是願意給你機會,要你說出為什麼你要留下來,你一定沒機會……“

要活著,就要有方向和目標,天天等時間,誰不累?有問題就抱持著正面的態度去學習解決,而不是只是用嘴巴來說等,等,等.......天氣熱,西瓜也不會自動從地上蹦起來掉進你的嘴巴裡解渴吧。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病了,很多人很快地随着重病病逝,消逝在人们的记忆中。妈妈的主治医生对她说:“aunty,你很幸运,很多跟你同期做治疗的病人,都走了。”妈妈深表认同,体悟非常深。她说她了解自己正进入第二期的生命,而更加用心豁达活着,加上健康素,不碰荤,也不碰斋料,吃得下,笑的开,看得开。

前一两个月同住一个apartment养病,一起接受治疗的病人,妈妈在回家休养一阵子时,曾致电给她,想问候她。回应妈妈的,是她的儿子,他儿子说:“我妈妈走了,aunty,你可以来给她祝福吗?”妈妈震惊不已,却因化疗不宜出现在人多的地方,而委婉的婉拒,却附上诚挚的祝福。

我不想离开前,才发现自己没有好好活着,所以我努力用心活着,更幸运的是,还有机会让我的家人,也看到他们生命的价值,而愿意跟我一起,认真看待生命,多用一点心,好好走这段人生路。因为,这一期的生命里蕴含的所有机会,不会重来。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8 Fri 2011 08:04
  • 双喜

DSC05598a.jpg  

上一回由古晋机场飞吉隆坡,在上机前收到《普门》编辑春儿的来电。几年前曾为《普门》写了近两年的游记,这回春儿见我fb上一张用小相机拍摄的妈妈的黑白剪影,觉得不错,跟我邀稿。感觉还蛮好玩的,就一口答应了,没想到这回从古晋再度飞回西马后,就看见成品了。我还有两本上网自行编辑付费印刷的相簿也好了,今晚就会拿到,感觉真是双喜临门啊。刚好下个月12号就是妈妈的生日,到时就可以将这些印刷品送给妈妈,作为她勇敢的见证和祝福咯!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576a.jpg  

又风尘仆仆的飞回了马六甲,离开古晋的早上,天空美的让我实在受不了,就这样永远将妈妈最美的笑容,给永远留存下来。

古晋真是一个好地方,只是被现代的脚步追到几乎要状况了。妈妈养病的service apartment旁竟然还保留着森林小路和溪流。因为一份好奇,我走向那个栏杆,发现了两条快乐的鱼,探出清晰的水面呼吸,一看到我,仿佛我是屠夫似的,忙不及的溜进水里。那个画面,让我仿若步入时空隧道,看见最纯朴的地球和被过度开发的地球,由一条溪流分开……有些画面,将永远被保存在灵魂的深处,有一天,它会重现,但是我希望是亲眼去看见,而不需要依靠科技的展现。就像,我希望能跟亲自,跟你分享妈妈的美丽笑容。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朋友都说,带妈妈回家吧,或是问我你回家了吗?我其实是该好好解释一下。

在我们贫瘠的医疗沙漠家乡石山,只有一间小小的诊疗所,我应该庆幸,我不是当年爸爸那个年代,由产婆在家里“催生”出来的。而比较大的邻近城市-美里,并没有电疗的机器,我们只能飞越至少十多座的山(没有千山那么多)到古晋或是飞越一条南中国海(也没有万水)到西马就医。而妈妈当时的病情太危急,只能紧急拆开机位,由美里的医师护送到古晋就医,至今仍然回不了家,家是这么近,却那么的远。

于是偶尔听到回家之类的询问,都会有点茫然,不知道如何回应……我至今,跟妈妈一样,还无法回家啊……我和小弟轮流,我飞来东马,他就会飞去西马喘喘气。妈妈至今还有好几次的化疗和至少8针的zometa骨针要打啊。

我们真的很想回家,但是家至今仍然这么近,却那么的远。

要是你能有机会回家,那就把握机会常回家吧,套句我小弟的话,“姐,钱我们可以再赚,但妈妈只有一个。 ”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2583_2571914147414_1541096548_2697501_567905010_n.jpg  

今天在跟媽媽吃晚餐時,忽然有這個一個感覺升上來--這個機會好珍貴哦!

今年接二連三的聽到了幾個老朋友的媽媽,有兩位因為癌症往生了,一位因為年老體弱剛往生。媽媽雖與病為伍,但至少我還能跟她在一起。雖然每次過來古晉都似乎把喜歡飛翔的翅膀給綁的死死的,在這個小套房裡當個最宅的宅女,可以一整天足不出戶。但是因為可以陪陪媽媽,媽媽还每天都煮早午晚餐給我吃。能吃到媽媽親手烹調的食物,那種滿足難以名狀啊。

你呢?有多久沒有吃到媽媽煮的食物了?還是因為天天都在吃,而失去了感恩與知足呢?人,有時候還真的蠻不惜福的啊!忽然想起了這首歌--“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无限唏嘘耶!

感恩妈妈,也感恩无常教我的事。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3020a.jpg 

DSC02982a.jpg  

雷久南博士在CD讲座中提醒病者或病者的亲朋,学习用欣赏的眼光来看待一切。雷博士说她从来没有把病人当病人看待,她所看见的病人不过都是普通人,而且只有当事者可以决定要活多久,所以没有什么末期之谈。雷博士提醒,“每个人都有其独特之处,每个人所表现的都是一种创造,所以你可以欣赏他的创造,不管那是怎样的一种创造。学习以欣赏的眼光去 看身边的一切,看起来表面上不理想,如果能去欣赏,本来不理想,不如意都会改变,我们会产生一种奇妙的能力,能让很多事情顺利完成。”听起来禅意十足,人要是能定心,才能放松生智慧,进而解决看似棘手,攸关生死的问题。

妈妈和她的病都不过是一场创作,是用肿瘤、骨蚀,再用手术刀来雕塑,用电疗来上色,用化疗药和zometa针来彩绘的生命塑像。此创作非她本意,无奈习性加上业力使然,让她无奈再度进行更严峻的创作。答应我,请不要用她是病人来点缀她的画,请用她是世界上平凡却最美的生命体之一,来给予虔诚祝福和爱。来,请静心欣赏她独一无二的创作。

无限感恩所有心欣赏者的配合和爱,她的用心加上您们的有心,心与心的链接,进行了世上最美的一副创作的诞生,你们是世界上最出色的鉴赏者,也将会是最赞的创作者。

活着,真美!:)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wretch.cc/blog/honest4545/12225904

妈妈原来罹患由乳癌造成的骨头转移(右脚膝盖),目前正接受新药zometa的注射。今天协助她完成最后一次的电疗后(一共有十次),在医生问诊时才看到zometa,结果上网一查之下,发现一个非常受用的网页面,推荐给所有乳癌病患和想认识癌症的大家。

原来有75%的乳癌转移发生在2-3年内,癌症骨轉移會透過以下兩方面損害骨頭: 

- 不正常地侵蝕骨頭,這過程稱為吸收(resorption)。骨吸收會在骨頭上蛀出一個又一 個小洞,    造成溶骨性病變(osteolytic lesions)。 

- 觸發骨頭不正常地生長,結果在其他地方長出新的骨頭,導致骨硬化性病變 (osteosclerotic lesions)。


如果发现有骨头疼痛,一定要非常注意。妈妈用她的疼痛,来教会我这个事实。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深了,伦敦的地铁站,来去如风的人潮依然汹涌,人潮从地铁里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瞬间就离去。

我记得那是个很冷的天,我圈紧围巾拉紧夹克,赶着回流浪中的某一个驻站。像爱丽丝梦游仙境般,伦敦地铁站里有很多的洞口,穿来越去的,我常迷路,但是,累到不行的时候,迷路只会加深疲惫,不会很好玩。那阵令人震撼的嚎哭声响起时,我的疲惫不断没有被驱逐,反而加剧……那是一个东方女孩,年纪与我相仿,忽然间站定在越来越冷清的某个地铁洞口旁,蹲下来嚎啕大哭。我忍不住加快脚步,几乎像把她驱逐出去脑海。走了好一段路,我的不安和愧疚,却让脚步像铅块般越走越慢,算了,累死了才算,回头去看看。

有点汗颜,本来是同族,相避何太急。已经有个外国女生在那里安慰女孩了。我也蹲了下来,安抚着她,“我可以帮你什么吗?”女生拼命的摇头,“不需要……”我蹲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还是决定走了。挥别了那个冷夜中哭泣的女生,告别了总是让我鼻子染上一层黑的英国伦敦,也离开了让我大开眼界的欧洲。

我常想,要是我陪着她,在那么冷的异国的黑夜里,静静的陪着她,让她觉得不孤单,该有多好。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时间,一条十字路口,一阵彷徨孤独悲戚,期待有人同行。独自一人看起来很勇敢,但是只有自己才明白心内最深的恐惧,需要一只手的扶持和力量,一个温暖的拥抱,去激发出内在的潜能。

生命中每一个考验,因人而异,偶尔,会需要把我们连根拔起,从新出发。不是从新出发而已,还必须从心出发。

DSC02150.jpg  

陪伴妈妈走上一段修复身体的路,修复的不只是她身体上的顽疾,也在修复那个迷惘的孩子心上的口。我停下脚步,蹲在妈妈的身边,跟爸爸还有弟弟们,siew ching和静静,还有很多很多的家人们,一起陪伴妈妈,该离开时,我们还是得离开,但是,不怕不怕,我们会陪伴您,直到你有能力站起来,擦干眼泪,激发内在那个勇敢的自己,走自己的路。最棒的是,我们每一个都因为您,而有所成长,拖您的福气呢!

祝福你,那个哭泣的女孩,祝福您,妈妈,不管未来会有多远,把握当下即是永恒。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这是一条线,一条直线,但是生命不是一条直线。

 

—  —  —  —  —

它可能是虚的,需要你自己填补某一些空隙。有些空隙,会一直悬空,但是不用紧,可以跳过去,可以滚过去,可以背对着跳过去,可以流着眼泪,泪眼娑婆的踱过去。

每个人,都有过度生命断层的方法,有些人没有方法?不是的,只是太多的声音,让你一时忘记去静静听自己的方法。

你一定听过这样的故事:一个有钱人在一个仓库里失去了一支金表,最后找到的那个人,请大家都离场,他就静静的听,最后,终于找到了表。

偶尔,我们需要大家都暂时离开一下,才能去听见自己的声音,也或许,我们需要大家都在,我们才会在大家的意见飞扬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

在静中取得动的能量,在动中觅得静的流动。

生命的河,坎坎坷坷,抚摸过多少的石块,让它们都蜕变成最圆满的鹅卵石。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九点在被推进手术室前,你一一向所有家人握手,像是要向全世界道别一样。有一点淡淡的感伤,在空气中细细弥漫着。后来,我有点懊恼,我应该握着你的手的,让你更加安心……有一位好朋友曾提醒过我,但是我还是紧张的忘记了,因为,我还忙碌地记录着,希望记录您另一次重生之前的影像。我有点懊恼。

你被推进手术室后,每个人的精神像是紧绷的琴旋,随时就会断,尤其是大家长。

下午四点,您一被推出手术室,看见我们,就忍不住泪流满脸。我们上前安慰,您哭着说:“我终于好了。”我的眼泪几乎夺眶而下,你是多么在乎那些在你脑中捣蛋的小家伙,但是却又不敢说明。

DSC01974.jpg

你一直是个没有声音的女人,这一辈子至少前半生,几乎都是没有什么声音的。不是被母亲所左右,就是被家婆、丈夫、或是孩子,亲戚们所左右,像一个“超载”的海绵,已经无法再吸收,但是您还是愿意无怨无悔的继续吸收,乃至接近灭顶。你不在乎别人如何批评你,却无比在乎别人批评您眼中优秀的孩子们,但还是不断的容忍和包容。从小,你就被外婆不分青红皂白的不断的没理由的抽打中,慢慢长大,做的再好,还是被打,人再静,还是被讲,一辈子,套一句您的话:“这一辈子坎坎坷坷,直到认识慈济,才知道有好人。”所以,就算女儿再不成才,她还是很赞成她去做自己爱做的事,尤其对自己支持她参加慈济,她似乎觉得是这辈子做的,最好的决定之一。

你是多么在乎大家如何看待你,但是你已经失去自己的声音了。你害怕一说错话,就会惹来一顿打,长大后,你根本无法说话,因为别人比你会说话,这些话你不想听,但你不知所措,因为你早就已经失去自己的声音了。你在手术前曾说,“我也不想得癌症,为什么别人要对我指指点点呢?”你有很多的疑惑和困扰,是无法解开和说出的。因为你已经选择了,古老东方女性的静默以对,对命运的乖张,吞忍。也许,你曾经想要改变,但是环境不容许一个没有声音的女人,改变。

手术后,大家都已经离开后,你忽然间掉眼泪,弟弟和我都不知所措,你说“很感动,我以为我出不来了。”原来,你在手术前想大家一一握手,是以为自己已经出不来了,所以,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你有着满满的感动。然后,手术后,你开始慢慢的看见自己的人生价值,原来,你还可以跟前来探望的旧识,就她面对的人生难题,进行激励。你开心的分享着,去帮助别人的快乐。你也慢慢的说出心里最深的痛,你是如何不喜欢别人批评你眼中优秀的孩子们,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何充满着妒忌和毁谤。你的原来性格,像阿姨们形容一样--单纯简单。

DSC01991.jpg  

我说,“人生就是一连串的学习,你已经得到两次重生的机会,好好去把握,你会发现能去帮助人的人生,最有价值。”我鼓励你找回自己的声音。没有人能保护我们,只有自己不断学习如何壮大自己,好好发挥人生价值,人生才好玩。

不怕,不怕,这就是人生,好好去玩吧。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认为我们一定得在第一时间冲回来,陪伴在妈妈的身边。

我认为我可以多收集一些资料,好好安抚妈妈的心,也让从没好好陪伴母亲的您,有个彼此解结的机会。

你认为我们一定要随传随到,迟一点就会发出“夺气催魂call(连接收到13通miss call,会让人感觉世界要塌下来了,呼吸会很不顺畅的)”。

我认为电话可以响三声后,才不急不徐的接听,慢活比快活来的时尚又健康。

你喜欢我们在身边陪伴妈妈的感觉,但是你开口就是命令。

我喜欢我们在一起的感觉,但是不喜欢你命令,所以我会抵抗命令,抱歉可能让你连面子都挂不住了。

我们,只是沟通不良,我尝试跟您沟通,但是习气使然,我知道没办法用三言两语把你说服。

我们用不同方式,往对方的方向,丢泥。你一定没有看过Laney Mackenna Mark《泥娃娃,别哭》的故事,故事是这样的,在森林阴暗去处,住着一群人,由于没阳光和河流,水源缺乏,他们用泥浆来洗刷身体。大家洗久了,就变成了泥人,忘记自己是人。有位泥娃娃凯拉,受不了泥浆干在身上的感觉,她想洗去那层泥浆,所以,拒绝再用泥浆洗身体,但是在父母的淫威吓,她偶尔还是会迷惘,还是会听话。有一次,她发现了黑暗森林之处,有一条清澈小河,冒着闪耀阳光会把泥人给烧焦,河水会把泥人给融化的危险,她还是勇敢的进行一趟河流的旅行。

我这个泥娃娃离开了家,成为游子,浪迹天涯去寻觅一条清澈河流,但是我太急了,急着向你示宝,反而让你老羞成怒,脸孔涨得红彤彤地,真像圣诞老人。

且慢!在您向游子泥娃娃进行评估之前,请听听我的心声。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1812.JPG 

如果说妈妈是ward里最受喜爱的病人,一定也不为过。

她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和让人安心。而且,一看到别人不方便,她就会马上支使她的小妹-我,或是小弟-我弟弟们,快点把她的walker借给对方。似乎恨不得快点让我们快递walker到对方的面前,解决难题。只是……人家未必要用啊。

13床的前病人的太太就跟大弟说,你的妈妈人真的好好哦,我的先生一有不顺心,就大骂,你妈妈都没有脾气的。

在这个男女混住的病房里,妈妈的确是宝。

我也在别人的赞叹声中,发现我们的幸运。

她总是静静地,爱去观察别人,爱去八一下,又爱去跟人家串门子。星期日刚从马六甲来到医院时,我妈就马上给我下order,隔壁房有个华人aunty,她每天晚上都哭,你去帮我看一下,安慰一下她(因为我妈不方便行动)。而且,她很会宣传,她跟隔壁床的华人Uncle说,我女儿是慈济志工,很会帮人,等她来了,我要她去帮那个总爱哭泣的病人。乃至于那个想家的病人要回之前,还特地跟妈妈报到,aunty,我要回了。妈妈还快乐地跟别人说,再见。哦,我想翻白眼,怎么可以再见!但是妈妈还有下一句,有缘就会再见!好吧,下次你们就不要在医院见面了--我心想。

DSC01831.JPG

妈妈就是这么忙。

我当然也不闲空,除了打杂把屎把尿外,我还要协助关心那些讲一大堆我听不懂的伊班话的病人。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