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倾听大生命(讲座心得)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時該認真學習,有時該放鬆身心,還不忘平衡家庭,事業,志業……平衡,這是我今年的目標。

開齋節假期放縱身心,去榴蓮園趴趴走吃榴蓮大餐玩山水、拍拍照。

上個週末則到NCSM(National Cancer Society Malacca)上兩天的遊戲治療課程(play therapy)。

很久沒上課了,我其實根本不知道什麼是play therapy,所以當攻讀心理學的臉書書友詢問我參與的意願時,我想如果它能夠助人,那何樂不為?

這是為馬六甲境內的志工,特別是醫療義工等,所免費提供的課程,後來我才知道老師Chris Ng一個小時的收費不菲,能免費上這樣贊的課程,我真的賺到身心都飽滿。

大家都在遊戲人間,特別是志工,身為志願工作者,其實我們非常需要透過遊戲,放下腦袋,發掘、探索、尋覓,然後找到問題源頭,好好清理、整理,然後行有餘力,再去助人。

幽默友善的Chris一開始透過每一個人所選擇的水晶石,透過不落痕跡的導引,讓我們認識自己,開展對現在的生命階段的認知。

除了水晶石的express theraphy,還有表達性藝術治療(利用麵粉製作而成的類似陶土),沙盤療法、四方格療法……而你很多時候會看見,其實在場的助人者,有很多需要自己先自我整理,自助。

兩天的課程,我習得:
1.你是否將生命裡的未竟之事,投射在你的志工志業中?如果你自己都未整理好自己,卻帶著自身的混亂,抬高自己,自以為是的去幫助他人?Chris說,那我建議你該回去好好思考……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您剛離婚的媽媽跟您說,她跟俄羅斯總統相戀,您會有什麼反應?

“瘋子!Siao的,”您一定這樣想。

mmm,首先,請容許我糾正您的想法,她不是瘋子,她只是腦袋生病了。人的身體每個部分都能夠生病,更何況是腦子?請不要歧視任何腦袋生病的人,當你有了歧視,也增添了被歧視的可能性,因為沒有人知道是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所以不要邀約任何的歧視來到你的生命裡,因為它會帶來你不敢想像的惡果。

昨天上午到Malacca Cancer Society 上醫院志工培訓課,主辦當局邀來 Manipal College的 Dr Shankar Ram分享"Challenges of Hospital Volunteers on Emotional & Mental Health"

會中,Dr Shankar 在說到醫療人道問題時,提及了馬來西亞醫療部門處理棘手精神疾病個案的處理方式,用五花大綁,顯然不很人道,於是他分享了在印度經手的個案。

一位美國籍印度裔普通離婚婦人從美國返回印度後,跟家人說她跟俄羅斯總統相戀……當然,兒女覺得她有問題,於是找上了Dr Shankar。但媽媽的弟弟說話了,“我的妹妹跟俄羅斯總統相戀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看醫生?”在印度,媽媽的兄弟在家族裡的發聲極有權威,於是兒女也無法繼續處理。

這時,婦人在美國行醫的大哥回來了,他身為醫師,發現問題嚴重,由他授權,大家決定帶婦人進行治療。只是婦人實在太聰明了,她了解沒有人相信她,早就坐上飛往莫斯科“尋找愛人”的飛機上。

家人遍尋不著,非常擔心,婦人卻在一個月後回來了,而且症狀大好,原來婦人一抵達異地即宣布自己與該國總統的關係,當時美國與俄羅斯關係有些僵,該國官員礙於她的美國人身份,不敢輕舉妄動,卻偷偷為她做治療,這才讓她狀況恢復不少。

婦人回家過後,又重蹈覆轍,說看到電視上俄羅斯總統向她招手,說來吧,來吧!家人見狀,知道這次非把她帶到醫院不可。這位聰明婦又逃了,這一次無法出國,就逃到一間hotel,還很聰明的給tip德士司機,結果家人給出一倍價錢,才查出她下榻處。

在該所酒店,想當然爾,酒店不肯透露住客資料,但當他們說,“我們有病人從精神病院逃出”時,酒店工作人員這才慌了。因為,那家酒店之前就曾發生住客脫光衣服到處跑……家屬也及時提供資料,加上當時在印度的醫院她雖未住院,但資料早已登記在案,酒店馬上合作,無奈婦人早將房門鎖緊。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習是為了成長。

這個星期六去參與cancer society的課程,除了由自家志工sis Gan教大家舒服到幾乎要睡著的蝴蝶按摩外,還各自上了Pantai醫院的oncologiest Dr Daniel Wong的三種癌症課和一位退休物理治療師的癌症病人護理課程。

說真的幽默真的很重要,所以聽Dr Daniel Wong把前列腺癌、腸癌+直腸癌以及肺癌的分享,我幾乎要笑到肚子痛了。還真是特別的經驗,上次除了聽過一位諧星就新馬兩地的差異性的英文時事笑話show,把我笑到受不了外,我必須說,能把一個這麼嚴肅的課題說到好笑又入心的,這個Dr Daniel不簡單!我聽過這麼多中文演講,都沒這次的好笑,我必須說,他不去做演員太可惜了!

這位在英國受訓的醫師(發現白髮蒼蒼的他竟然只有42歲!)雖年輕但臨床經驗豐富。他把腫瘤科醫師的疲累、無奈、不知所措演到七情上臉,更不要說他把一些時事跟醫療做結合,但他不笑,卻把我們惹笑到根本受不了的冷笑話……但讓我佩服的是,說到嚴肅的地方,他還是能將正確的資訊帶到位,讓就算沒有醫學背景的我,也能這三種癌症在馬來西亞的治療方式和資訊有所了解,再者,更知道如何以志工身份來協助這三類病患面對傷痛。

說到笑話,舉例說明好了,他說肺癌的藥物治療一個月價格將近馬幣8到9千,貴到好恐怖。有一天,一位跟他應該是蠻久的病患致電他,“Dr啊,我的藥掉在地上了,怎麼辦?”只見眼前這個笑臉笑匠,現場示範他當時接到這同電話的表情和動作。“你要我怎麼回答?就看地上清潔不吧!”他還以為病患出事了,卻原來……

後來我問他,我媽媽因為後期病的厲害,吃不進而消瘦,結果patch很難貼上媽媽的上身,所以我剪成兩半,這樣做可以嗎?他無奈的看著說,回應說:“what can i say, i can only say , this is Malaysia boleh!"哈哈,讓我都為自己的創意感到不好意思又好笑。但他可是提醒大家,醫師可不能如此創意,今天割腫瘤用這個方式,明天換個創意,他說下次你問你孩子,要是什麼問題都是沒意見的話,就讓他們做外科醫師好了,因為絕對沒創意。(這只是醫師的玩笑話,請真的醫師們看了不要開罵哦!)

醫生不易為,要是你知道馬來西亞就只有90多位腫瘤專科醫師,而且大部分分佈在沙巴時,你一定覺得好恐怖!最好是不要生病,更不要被瘤找上,不然就自求多福了。

老實說,那些個醫療方式我未必會記得,但我記得上人的提醒,用誠與情來同理。

上人常提醒我們,用心就是專業,在我的解讀,志願工作者帶著誠懇的覺有情心念,用心的去了解專業知識,配合專科醫療專才,一起努力為病患的身心靈把關。畢竟,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窮,如果每個人都為自己,總有一天,你必會為遺棄世界的那個小我,而懺悔慚愧。

記住,你不是一座孤島,必須要跟大陸做鏈接……別再自私下去,把愛與世界分享一點,你不但什麼都不少,反而會收穫更多的愛。Make this world a better place to live......每個人都有責任去分享愛,因為不會分享的人,最後也會失去愛人的力量。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135a  

当一阵阵的ohm.....像河水一样,在Istana Budaya的剧院里,像涟漪一样荡漾开来,我闭上眼,关掉旁边入场者的嘈杂声,循着外在的ohm,将它带入内心里的小帝国中,渴望一种绕梁的美好,慢慢的一波波,拥抱着灵魂。

在寂静的内在帝国中,我看见自己顺着生命的河流,掬起水,映照这辈子与水的纠葛;很多与水共舞的影像在倒带,眼泪也像一条条的河流,不断地从紧密的眼,往脸上流动着,绵延开去……一直到一个玻璃杯清净透彻的水,被瞬间打破,水珠子四溅,我再度依循外在的ohm,张开眼睛,看见Siddharta,和不断地从剧场上方流撒往他头上的谷粒,沙沙声,在寂静中特别的巨大,那个景象,深深的震撼着我。我,这辈子的我,到底流失了多少宝贵的,无以数计的时光,我忍不住为逝去的,那些黄金无法比拟的时光河流,伤悲的掉泪。

好象“灵魂在跳舞”,这是演出后,友人澎湃的心情写照。经历过如此丰富的心灵飨宴,我百千滋味在心头,全涌在中心点,不断的搅动着灵魂。最后一幕,舞者像个时间的推手般,将时间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圆,轮转着生命一个又一个的圆,那是Siddharta最后领悟后的生命升华,也是我的~我对生命“静静的也可以很有力量”的想往与追求。

我想我不会忘记,舞者木根上铃铛的靡靡之音和另一端的如如不动,仿若那就是生命的一体两面,一边是世间外在的喧哗,另一边是内在的静思;他在一堆欲望似的稻谷中的大喜大悲和挣扎;还有那些灵魂在格鲁吉亚Rustavi 合唱团的美声中,跳跃在金黄色的谷粒中挥洒,挥洒出生命最美的半圆,那是最美的视觉冲击,但直直冲击灵魂的,应该就是那种,静静的也非常有力量的,在生命的河流中,流浪者不断的摆渡着,划圆,一遍又一遍。

依据个人的流浪之见,每个人都有他对《流浪者之歌》的个人诠释,但我以为,《流浪者之歌》只需意会,不需言传。有很多的学习,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了悟,就带着当下的阶段,继续认真的游戏与流浪,即是。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因为里面的声音会告诉你,你真正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也只有这个声音,有一天可以源源不绝的出来,去对抗外面所有的杂音,让自己的声音能够安静下去。~蒋勋 20130109

对自己,一直是认识的。但偶尔也是当局者迷,无法一体两面,同时一窥懿,也看见谨。蒋勋老师在吉隆坡说《流浪者之歌》,里面谈到了作者赫曼.赫塞把Siddhartha和Gautama分开,流畅的诠释了一体两面的人生。

Siddhartha在故事中堕入红尘,而Gautama是如如不动的大生命,大修行者。蒋勋老师说,没有神的救赎,不会有神的救赎,他跟Gautama的道别,其实在述说的,就是“救赎是来自于倾听内在的声音。”

今天,在烦躁中,我也有幸与自己的Siddhartha,好好的会面,认识,了解一番……我接受我拥有的懿,和谨的一体两面,也接受自己有秀和丽的部分。有一天,我也会像尘尽光生的Siddhartha一样,不断的在生命的河流上摆渡……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