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累哦!我從來沒看過表情和動作這麼疲累的家屬,於是,手會自動gebo的跑上肩膀和後背,去幫她按摩,當然,是經過她的允許的。

先生,在排肺裡的積水,一條管子,從右邊胸部,直通到在地上的瓶子裡,裡面是黃澄澄的肺裡的水。

男生幫先生輕撫背後,他不吝嗇讚歎:“他很厲害按摩……。”只不過是輕輕的由上而下的撫摸,他已然感覺被安慰。而太太,在我們幫她按摩時,也忍不住說,“好舒服哦!”

先生忽然出聲了,“她是Parkinson病患。”難怪!難怪她的動作如此僵硬,像個機器人, 坐下來就站不起來,也躺不下去,

Parkinson的太太,照顧著肺癌的先生,“孩子呢?”孩子們各有各的忙……”

天底下的孩子們,都一樣忙,但是再忙,你又怎麼捨得讓生病的媽媽照顧生病的爸爸呢?也許,你不過是累了……

我只留下誠摯的祝福,做我可以做的……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開齋節假期的傍晚,細雨紛飛,來到PCU。走進第一間房,哇,好熱鬧。第二床的馬來家庭,全員到齊,穿著新衣,喝著汽水,吃著糕點和晚餐……那家裡的開齋氛圍,都搬到PCU裡,讓我強烈的感受到open house的歡樂!

我是從那隻Si comel狗狗玩偶,才認出Mr Othman的。我認人的技術,是一流的差。上一次一位血癌survivor來靜思堂,終於找到我時,開心的直追問我,她是誰……我呆滯到她說了很多tips,要公佈謎底時,才忽然峰迴路轉,啊!A1那位說要出書的血癌病患!

我最厲害的功夫,其實是見人過目就忘,昨天晚上聽鄭和相關的講座,看到一位很熟悉的男士在觀眾席中。直到兩個小時的講座結束後,回家燙衣服時,才忽然想起,啊,我訪問過對方有關民間文化,他是某某社團的秘書!

也許是因為這十年間,我遇見過太多的人,這些pass by我生命的老師們,超出我能記憶的範圍,除非有特質,比如說玩偶啊,病症啊……,讓我記得了,才有跡可循。這也是我為何不斷的寫,這次整理出書資料時,在茫茫網路大海中挖資料時,才慶幸,幸好我一直在寫,所以才可以看見自己生命的軌跡,woo,很有意思!

三個月,過的很快,這一次,他不再說笑話,不再露出笑容,他閉著眼睛,靜靜的呼吸著,身上披著一件馬來男子傳統上衣,跟他其他所有穿著新衣,快樂著吃著晚餐和糕點的親人一樣,在PCU裡,慶祝開齋節。

我們跟他們一家人,一起合唱了一首Selamat hari raya,雖然不太合齊,倒是讓他們開心的笑不攏嘴,因為唱得實在是五音不全啦!

後來再來一首rasa sayang,這首幾乎是看見馬來病患就會唱的主題曲,我們邀請了Mrs Othman來回應詩歌,我們唱一曲,她就回一曲,猶如在唱山歌一般,她回應一曲後,唱出“budi Tzu Chi dibawa mati。”意即慈濟的恩惠,至死不渝。

她唱完後,自己先哭了。

那天跟我去當志工的同仁,稍早前,在去醫院途中曾問我,到底去當醫院志工,我們真的能幫上忙嗎?我跟她說,我們是互助互惠。對方用身體的病苦來提醒我們,人生無常,要把握活著的每一個呼吸,好好活出意義。而我們帶給他們的小小歡樂,讓病友和家屬暫時忘掉病苦,得到更多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那些擁抱,肩膀上不輕不重的輕撫,說過的溫言軟語,是一種無法說,無法說的力量,我走過,所以我懂。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她呆坐在PCU泛白的病床上,呆坐着。當親友們的關懷都隨著回家走遠時,剛住進安寧療護的她,極不安寧,因為她才在一個月前,被發現罹患了第四期乳癌,我們叫第四期:末期。

四十九歲,年紀不重也不輕,但生命,已經被逼走進了絕境。

我們用ukelele帶來了rasa sayang,她很快就笑了,就如這首馬來民謠的標題:感覺愛,她感受到這份簡單而真摯的愛,慢慢露出了一個又一個,小小的笑容,像是一朵又一朵,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的花。

一位參與醫院志工將近兩個多月的印裔志工,事後分享:“剛開始參與時,我很想退出。因為我會覺得,短短十幾分鐘的關懷,真的能為病患做些什麼嗎?但後來我發現,他們因為我們的到來,而感到快樂。原來,能為他們帶來短暫的快樂,是很值得的,所以我會一直走下去。”

A1那位罹患血癌的媽媽,哭著跟我們分享,失去兩個孩子帶給她的傷痛。那悲傷至今仍然像她臉上的眼淚那樣,止不住。特別是她那位永遠停留在20歲的女兒,早上肚子痛,傍晚6點15分鐘就往生了,她是多麼多麼記得這個時間,以至於,她重複了幾次。她哭著說:“她曾跟我要求要一件漂亮的衣服,幸好,幸好,我有買給她……”

好好哭吧,我們謝謝你願意分享你的故事,也允許你讓自己釋放悲傷。也許,在她的生命中,不曾有這麼暢快可以分享悲傷的機會。

偶爾聆聽,偶爾分享,偶爾歡笑,偶爾落淚,偶爾歌唱,偶爾按摩……這就是我們在醫院,常做的小事。

到醫院服務,腦袋要跟做人一樣,放單純一點。想太複雜了,就只能站在病床前,大眼瞪小眼。

其實,我常常擔心自己說錯話,做錯事,但總顧不了那麼多,寧願當個小丑,也想把歡樂帶給病友。你要是曾經看過病友臉上,因為我們而綻放的燦爛笑容,你也會忘記要苛責我,什麼叫對,什麼是錯呢?

教導遊戲治療法的老師,曾提醒我們,不要去評估……See, you judge again, don't judge!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你的樹怎麼啦?“
同一條街的印裔鄰居,每天都在花叢間忙碌採花供神。一個星期,總會來我的辣木樹,採點葉子來下菜。早前我在煮sambal時,還好是她出現,助我一臂之力,不然,我的sambal,最後顯然會塵歸塵,土歸土。
今早,她遠遠的看見我,就忍不住詢問我,怎麼把辣木樹砍了?
我哪裡來的美國時間去砍長的這麼美,自己親手栽下的樹啊!
話說,今年年頭某一天,我將近兩層樓,健康青翠的辣木樹,忽然攔腰倒了。很明顯的,在倒下處,有一半明顯的鋸痕。它,被被人蓄意鋸掉了。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10705_01525e.jpg

向我生命中最大咖的啦啦隊隊員,致敬!

九年前,王玉蘭師姑開始鼓勵我繼續圖文創作,是我創作過程中,最重要的第一個支持者。

我曾請親朋好友們寫他們心中的我,她寫下的,是自己在斯里蘭卡,如何透過我的部落格上的圖與文,填補思鄉之情。她不斷的開發我的潛能,要求我協助翻譯,遺囑也由我代筆。

多年以後,在她離開人世之前,她仍然用心培訓我,用生命來教育我,如何用同理心來進行臨終關懷。過程中,唯一不變的是,她從來不吝於讚歎我的潛能,對我拍的圖和寫的字,都用最大的熱情,給予讚歎。

似乎,她還在我的面前,氣若尤絲,卻依然給我最大的鼓勵和加油。

而媽媽,她不甚了解女兒,但卻無所不用其極的支持著女兒,在女兒流浪尼泊爾西藏一個月期間失聯,她心裡百般焦急,根本不知該如何跟我老爸開口,但之後,仍然願意支持女兒,越飛越遠。

我還記得當初決定旅居英國一年,做好決定後,說好不用家裡一分錢,在家裡耗了近一個月,只為了尊重及尋求她和老爸的首肯。有一天清晨,她靜靜坐在床邊,摸摸我的髮,溫柔對我說,“去吧,我支持你。”

她跟朋友說,“我女兒好像小鳥,嚮往外面的世界,停不下來。”既然女兒停不下來,那麼她也有停不下來的支持。

玉蘭師姑和媽媽,是除了上人外,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位嚴師,一位慈母,雖然都已遠去,但在臨走前,皆慈悲給予我一段能與她們學習成長的美好歲月。日子雖短,但這輩子,難以忘懷。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60521_8952re.jpg

那一天,在粼粼的水珠反光下,我赫然發現了你,嚇了我一跳,幸好沒有太大動作,直接把我送下水溝。

你好奇的看著我,非常抱歉,我看不清楚你,只能用鏡頭來看你。

 啊!so long! 久違的好奇心,提醒著我,where's yours?

有,還在,不然就不會出來,同一個地方,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60521_9018r_ysl_1er.jpg

20160521_9036er.jpg

每一顆水珠,都有它自己的故事,我是這麼想的:在這個透明的小東西在一個下雨的夜裡蟬脫後,雨停了,它睜開眼睛,看見了了這一粒水珠,它於是愛上了它,生死不渝,它輕輕的擁抱著這顆在它眼裡,傾城的水珠,把所有的愛戀,都寄託在水珠的身上。它們小小的愛情,看在一個大大的人的眼裡,變成了:“怎麼這顆水珠上會有一片小小的羽毛?”把有顯微鏡功能的相機對準它們,拍了很久以後,這才,發現了它們的愛情,最後也一併摧毀的它們的愛情,因為她一不小心,就把它們輕輕的一碰,就隨著風消失了……

好吧,中午吃飽喝足後,動動腦筋,看圖寫一些廢廢的故事,自怡,其實也蠻好玩的。哈!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60521_8997re.jpg

剛開始看到這個畫面時,我就想,這是一個先生陪伴懷孕的妻子在等著另一個生命的里程碑(等車……)

後來,再看看,我覺得,這是ready.....get set go.....

看圖說故事,自怡。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60521_8932re.jpg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60427_4880r_ysl_3r1024.jpg

他的抽屜裡,有一面鏡子。雖然,他連跟人溝通的本子和筆,都看不見放在那裡。我幫他拿紙和筆,一面道歉,我很努力的聽,但我聽不懂那已然變形的下顎,跟看不見的嘴,努力說的話語。

我一不小心,把鏡子也掏了出來。啊!彷彿,那是滾燙的水,失態的急急推進去,卻忘記,他已經看不清楚這個世界了。

久違了!一樣的病房,一樣的味道,更嚴重的變形,這種罕見的臉部癌細胞每天都在忙著,跟這個世界上所有茫茫然的人們一樣,忙忙忙……他,每一天都邁向生命的盡頭。而健康如我們,是否也一樣,每一天,也都邁向生命的盡頭,卻還以為還有很多的明天?

想起了上人在2014年8月,那個災難頻傳的臺灣,感嘆的提醒:“過去常說,不知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現在要說,不知下一刻先到,還是無常先到?”

是啊,健康的人,總以為無常離開自己很遠,被無常盯上的人,卻因為無常,而把自己僅有的生命,完整的去圓滿。

請珍惜這一期,珍惜這到目前為止你擁有的,健康。


Posted by yongsiewle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