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0004s.jpg

拿着同仁WF的5D,搭上我的90-300,追逐着探出篱笆树干上那抹停驻的鸽子。它的剪影尽是孤寂,带点失落,为画面添加上悲戚。快速按下快门,记录在瞬间与我相遇的悲,但我清楚看见,它拥有飞离一起疾苦的自由翅膀……只有亲自启动,才拥有张开翅膀,自在翱翔,就像没有人能帮你吃饭,因为你永远不会感觉饱足。

1、2、3、4、5、6,每六秒,世界上的贫乏之地就有一个人活生生饿死;同一時間,每几分钟,甚至更短的时秒内,在富裕之地就有一个人自杀。死亡,充满极端的矛盾;有的人狠不得多呼吸一分钟,而另一些人,恨不得马上脱离生存这套层层苦难的束缚,眼不见为净。

我们究竟来到个怎样的世界?

“我也曾想要自杀,……可是世界并不是那么糟糕的,你看,我走过来了,今天是多么的不一样了。我是多么的享受现在的我和生活。”MF语带哽咽地,跟年轻貌美的印度女生分享道。

一阵沉默,我想也不想就接口。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IMG0352.jpg

今晨睁开眼睛那刹那,仿若才从宿世的纠葛中挣脱开来,有种沉重,也有着重生的满足感,赖着不想起床。

投入工作的忙碌中,脑里忽而飞来一念,人在人云亦云的累生累世中,究竟累计了多少的模仿呢?是不是要等到又得离开的那瞬间,才恍然清醒--我要做我自己啊……,又带着遗憾离开,在累积成尘的懊恼中不断的重生与毁灭!

午餐后的半小时,是让我在永无休止的生与死之间,狠狠刺激脑部作业的小小私人空间。任凭天马行空的念头在脑的二度空间乱窜,或是让俗世的新鲜玩意儿刺激饱食一顿后乃至死气沉沉的大脑。太阳底下尽管没有新鲜事,只要我忽然想出来的,我都有今天又多赚了点的虚荣和知足,在心里慢慢窜升,直到夜幕低垂,是满载而归的的独特一天,抑或是又浪费了个行尸走肉的毋躁一天?

我要好好问我自己,我究竟抵达我世界的那一边了。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_MG_9473.jpg

还记得您人生的第一步吗?

10岁以前的记忆还存在着吗?随时在日子里若隐若现吗?

_MG_9430.jpg

记得您纯真无邪的天真笑容吗?

_MG_9477.jpg

最无邪的好奇?

_MG_9483.jpg

更多的好奇,让您一直在绕圈圈

_MG_9527.jpg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746a.jpg

19年前,身患股骨头坏死顽皮症的河南农民李敬斋,千里迢迢来到广州,遇上此症专科医师袁浩教授。他为贫穷的李敬斋治疗,并偷偷帮他附上剩余的医药费,买火车票让李敬斋两夫妻回乡。

几年后,李敬斋透过《愛心泛珠江》,得知袁浩教授曾为一名河南农民垫付医疗费,感怀于心。

19年后,袁浩教授两夫妻分别中风,李敬斋夫妻把家里安排妥当后,启程实现多年的梦想--19年来,李敬斋夫妻 一直想着怎样去报恩。一得知袁太太中风,而医护又离开后,两夫妻马上前往广州,由太太照顾袁太太,后来,袁浩教授中风后,李敬斋一直在他身旁悉心照料。

人的感念之情,能维持多久?惭愧至极,母亲罹患癌症到马六甲治疗后,我两得到很多的支持的照顾,事过境迁不过几个月,感恩心已从心中日渐淡化。更甚者,李敬斋两夫妻把袁浩的照片当成神来拜祭,此举虽夸张,可是那不敢相忘的感恩却不言而喻。

《读者》杂志曾分享一篇文章,同样有关感恩。十多年前中国一间工厂的男女工到一处湖边出游。一名不谙水性的女工不小心走到深水区,就在生死线上挣扎之际,一位游在附近的男工趋前去协助,水性不佳,两人同时涉险。在湖里嬉水的一名年轻男子拿着救生圈,游前去,把两人抓到游泳圈上,只是游泳圈无法负荷三个人的重量。年轻男子做了让大家都惊愕的举动,他把手放开,精疲力竭的他也溺毙而死。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071a.jpg

地府生意惨淡,阎罗王要小鬼们想办法,如何去扩张业务!其中一个小鬼说,我会告诉世人,他们还有明天。

"明天",是清晨叶片顶端的一滴露珠,磊磊可危,不是风一来,粉身碎骨;就是太阳一出,消失无踪。

近日清晨,已养成一种习惯,会下意识的提醒自己,每一天都是生命中最独特的一天,亦是最后一天,定要好事善用,不可浪费。想藉此提醒要用心在每一个当下,只是潜意识却不断诱惑我,怕什么呢,你还有明天啊。

每一天总在懊恼中度过,一天清醒的12小时根本没有被尽善尽用,好不可惜!昨天夜里心血来潮,想传简讯给一些老友,分享24号即将回台受证为上人弟子的喜悦。在慈济里最大的收获就是得遇明师证严上人,让我能善用人身,去丰富和圆满生命的旅程。上人总是能同理他人的心,不管是深陷烦恼中的凡夫抑或受灾灾民,上人总能用感同身受去体恤他人。

我的感同身受,习惯挂在嘴巴上,往往造成事后惭愧,然后在懊恼中,一遍一遍的进行心灵惩罚。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4293a.jpg

小心翼翼地,把仅抵达世界十天的您,温柔拥进怀里,看着您恬静的睡脸,整个世界同时步入寂静。曾经有人告诉我,我们可以透过孩子来缅怀失去的纯真和纯净信任,我嗤之以鼻,却无意中在您毫无警觉性的小小身躯中,那一掌就能完全掌握的小脸蛋中,瞬间感受同步的和平寂静。我们是一体的,如果不是对外界的警戒性打断我,我愿意随您沉寂地睡着。

抬头循声回到现实,我身在冷京扣留营中,和一票志工、扣留犯还有至少有6个以上不足月或刚足岁的小婴孩共处。在您不远处,是个刚满三个星期的印尼籍男孩,跟十天大原籍缅甸的您排排放,大小悬殊,您小了他足足一半体积呢。

此起彼落的哭闹声在扣留营的食堂响起,配合厨房传来阵阵的呛鼻的煎鱼味,硬把冷京扣留营的印象更声色俱下的,收录在记忆里。每一段旅游都有它独特的味道,端看旅者是否心甘或不情愿的被迫接受。

我会想,长大后,您和男孩们会记得初来乍到新世界时,难闻的鱼腥味吗?藤球般大小的小脑袋瓜里,是否已装载有被拘捕在牢狱里的禁锢印象,透过妈妈的感觉连接您的知觉?我听过一个真实故事,医生告诉一对父母,他们的孩子不健康,放弃是最佳选择。父母尽管不舍,最终还是痛苦地决定把新生娃娃丢弃。护理把他丢进垃圾桶中,让壮硕的新宝宝“自灭”。

也许有将近几句钟吧,一位护理不忍,再去检查时,发现孩子气若游丝却依然生命力惊人,再跑去问这对父母,你真的要放弃他吗?母亲终究割舍不下心头肉,泪流满面地把孩子从垃圾桶中抱回。那呆在垃圾桶中的孩子,根据接受质询的心理学博士的分享,记忆中深刻记忆了被丢弃的恐惧,在成长过程中显露出他惊人的破坏力和不安全感。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