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0567a.jpg

问自己,分享作品就是是为炫耀还是为从他人身上施舍一些信心。

忽然可悲的发现,信心是好心人一点一滴的聚合而成,而信心一有,即自满而起傲,分享反而多一份虚,究竟我想从分享中获得什么?

原本单纯想审视内在成长,俨然已变质,是时候把脱缰野马给拉回,尽管野马早已消失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

只有真诚的对待自己,才能活出真善美。我这么深信。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360a.jpg


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藏有一盏光明灯,有人能点灯自照,有些人则要借第三者的手,重燃心灯。

上天有双温柔的手,往世界大小角落,放置使者。使者们绝非高不可攀的神,他/她们有血有肉,和我们一起呼吸生活,唯一不同,是他们的出现,乃为点亮他人心里,一早在生活重担下熄灭的心灵火种,使心灵天地,重放光明。

他们以身施教,让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蒙尘人,能知福、惜福、时时勤拂拭,启发生命原动力、发挥良能、造福人群。

如果您已经26岁,却只有130公分,及十岁孩子的力气,且在成长过程中,历经大小手术,身体为求改进而受尽折磨,还得忍受他人异样眼光,或是歧视,或是嘲笑,一次次打击心灵;身心饱受磨难,永远站在同辈的最低角度看世界,您会怎样过人生?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8876a.jpg

 

早上一到会所,总能把生活过得如唱山歌般快乐的大厨师姑--ym师姑就跑来问我谜语。她最爱把从各国旅行中,收集而来的谜语,与众分享。

 

她问我:如果两个人一起跌落井,一个人死了,叫死人,那么那个活着的人,叫什么?

 

我想也不想,就说,叫人咯。心想,他本来就是人嘛,心里即敷衍又不干被问到的,随意回答。

 

师姑看了看我,答道:他叫救命啦!你啊,想都不想,就回答。整个慈济被我问过了人,除了B有认真想,并回答外,其他人都没有在思考。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1022a.jpg

从来没有一场丧礼,让我如此感动。

我形容73岁的Machap老人院阿嬷,是拥有三个弯弯往上翘月芽儿的月亮阿嬷。思想简单的月亮阿嬷,在老人院住了十来年,爱吃爱笑是她的特征。在这之前,是阿嬷哥哥在照顾她,只是年事已高,哥哥不得不在阿嬷50来岁时,将她送进临近淡边的老人院中,安养天年。

哥哥说,她最快乐,因为不曾有烦恼。她连离开前一天,回光返照时,都带着灿烂的笑,跟每个爱她的志工和亲人,告别。就跟每次在病房看到的她,一样笑容满脸。

简陋的灵堂,一口木棺,一张小木桌,几碗鲜果和采摘而来的邻家花卉,加上一支香摆棺前,就是大家口里所说,比其他老人还要“华丽”的丧礼。灵堂不是我最大的惊叹,灵堂照,才让我深感震撼。

两年前的某个周末,我跟随人医会的牙医,到老人院往诊。带着跟师伯借来的50mm,我费劲的尝试用新镜头,努力抓拍画面。忽然间,月亮阿嬷侧过身子,挂上招牌月亮笑容,拉住新来的牙医,笑得跟拾到宝似的,灿然如花。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0888bw.jpg

 

IMG_0964bw.jpg

 

我们曾经在柳树枝轻拂中,共进午间团圆饭。何国嫦阿嬷和同居多年的男友阿 Hock和我,仅有一面之缘。印象中,有屋子中浓得去不掉的狗骚味,和阿嬷总是眉头深锁的苦痛,在不通风的木屋中,打击我肺部的容忍度。

 

在一次谈论她的个案时,我想起沙巴州慈济人曾成就一桩好事,让离婚多年的怨偶,破镜重圆。在癌末丈夫的病榻前,亚庇慈济人为不离不弃的太太和骨瘦如柴的丈夫,重新安排一场婚礼。

 

阿嬷是乳癌末期病人,生命周期,仅剩三个月。如果生命中,只剩三个月,你我会如何运用,忽然间,像流星般珍贵却在眨眼间骤逝的美丽时光?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清晨9时,妈妈坐在Unit Rawatan Harian一偶,等着量血压。这是中央医院特地为一天来回病患所特设的诊所。冷气,跟上回的一样冰寒,幸好出发前,我将她遗漏的绒帽给带上。绒帽总比硬邦邦的帽子,在冷咻咻的病房里,来的温软。

 

两瓶normal saline,再加上几小瓶化疗药水,就是化疗所需。老实说,其中一种化疗药,还真像妈妈化疗前后都不间断饮用的beet root水。颜色不巧就跟煮好的beet root水一模一样,混合完毕,注射进身体的药,像寒玉般跑进妈妈的身体里,帮她杀死所有好的、不好的细胞。

 

妈妈从不清楚说明她的感受,我总是透过第三者,了解化疗的种种。就连药物注射过程中,妈妈的皮下组织会像冰块般寒冷,也是对面爱说话的马来阿姨不断的呢喃中知晓。

 

问妈妈会不舒服吗?会晕吗?会吐吗?会冷吗?总是那么一句,不会啊。她总是一句一切都很好啊。然后为自己的些微不适,找任何通情达理的理由。我的基因中带着的,是和她同出一侧的,无可救药的乐天和善良。我们都很容易陷入死胡同中,无法自拔;却也拥有自觉并挖掘强大潜能,自救救人。

 

我从她身上看到的,是我;也有我不想面对的,另一种我。她温柔中带散漫,我暴躁中带激进;要如何让火星人和地球人和平共处?我这票新新火星人,自以为是的很,稀奇古怪的个性一大堆,在与地球妈妈的相处、磨合中,重新认识彼此、打造和平盛世。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112008 002.jpg

多年以前,曾习惯性在降临世界的那个日子,一遍遍书写过去。

不断的复制别人的故事,别人走过的路,学着摸索、踽踽学步。曾何几时,我早忘记原来想要做的杨秀丽,在人云亦云中,我掉落茫茫人海中,小小身影早被吞嚼,哪里还有我?

一段连自己都看不见自己、讨厌自己的成长岁月。

成年后,思想渐趋成熟。阅读他人时,开始懂得反观自照、择善固执。小人物,在芸芸众生中,默默耕耘老天赠与的,难得的心田。走入别人的生命中,挖掘自己内在的潜能,不断的与自己对话,开始认识沉淀后,最透明的那个我。

一次静思时,闭上眼睛。看见潜游的我,往深层的黑暗中,一抹光游去。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底方远处的温暖荧光,引导我,不断都往下,游移。唯一一次,看见最底层,宁静平和的灵魂,在安住,如如不动。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011a.jpg

 

1992年6月11日,地点=巴西里约热内卢,联合国地球环境高峰会议上,一位加拿大籍的日裔12岁女孩,瑟玟.鈴木在冠盖云集的各国领导人面前,发表一篇仅有6分钟的演说:(由网上转载)

 

大家好,我是瑟玟.鈴木,
代表ECO發言。 ECO是兒童環保團體(Environmental Children's Organization)的縮寫。我們是一群十二歲到十三歲的加拿大兒童團體,為了改變世界的現狀而努力。我們自籌旅費,從加拿大來到巴西,經歷一萬公里的旅程
,只為了告訴各位大人們,必須改變現在的世界。

今天我來到這裡,沒有任何動機。我從事環保運動,是
為了自己的未來而奮鬥。失去自己的未來,跟選舉落敗和股票慘跌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我在此要說的內容,是為了所有活在未來的孩子,也為了世界上那些飽受飢餓之苦卻無人關心的孩子們,以及無路可走而死亡殆盡的無數動物。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322a.jpg

 

日子可以忙、盲、茫,就是不能不看书。一日不翻卷,就感觉周身不自在。命好,不如习惯好,好的习惯应该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于是乎,每一天,不管是否忙翻天,不管眼皮子在悃,喉咙再不舒服,都要读书。

 

翻开普从静思书轩搬回的新书,随手一翻,就是精华。

 

吴念真导演的人生哲学,就是希望在有限的人生中可以尽量跟人接触;“我觉得那是一种幸福,可以听很多人的故事,跟他们一起欢笑。”--《人文心灵的对话》

 

那是我一直向往的人生--听故事,一起哭、一起笑,经验和智慧在泪水欢笑中,化为羊肠小道上,令人忍不住驻足细赏的小花小草,乍看不起眼,却点缀出人生风光中,最旖旎的一章。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347a.jpg

英国宗教家罗杰写了一本自传,其中一段写道:

 

这天下午,我在家里翻开《圣经》,惊异的发现全是白纸;跑到邻家去看他们的,也是白纸。我慌了,又赶快跑去看教堂里的《圣经》。教堂已挤了乱哄哄的人,原来基督徒已经大乱,因为全世界的《圣经》都变成白纸。神把对人说的话又收了回去。

 

大家经过一番讨论,赶快找来了许多平常熟读《圣经》的人,让他们凭记忆把《圣经》再写出来;但是吧所有的记忆拼凑起来,还是不够一本完整的《圣经》。有些人急哭了。

 

这时,我忽然醒了,原来是一场梦。我看见《圣经》在桌上,赶快去翻阅,书页上一字不缺。从此我开始认真阅读《圣经》。

 

在天下文化发行人王力行女士的《字里行间》,读到以上的故事。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天,特地向妈妈请假,赶到加护病房,探望那位笑起来,有着三朵倒挂弯月、大大笑脸的老人院阿嬷。相对无言,无言是因为她已陷入重度昏迷,从此再也听不到,带着浓浓客家音、对着我,那石破惊天的呼喊:shi je!(师姐)

只是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已然沉沉睡去。

那曾经为护士、病人、院友、志工们带来无限欢喜的--馋嘴客家阿嬷,全身插着大大小小的管子,用呼吸器,顶着肿胀的腹水,在努力活着。年前,相同场景、不同的老人院阿嬷,也在努力呼吸着,不久后,就听说她匆匆走了。

一位接一位的老小孩,如调零的桃花,飞落在春天的大地上,只有曾用心走过桃花乡的旅人,才会稍稍停驻,在风中,留下声声几不可闻的轻叹,再多情一点,就来场现代版黛玉葬花。毕竟相逢一场,送您一程,何难有之?

昨天一下班,即刻把握时间,去探望一位罹患末期鼻咽癌的前同事。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8970a.jpg

 

吴清秀,人如其名,尽管银发满头,80高龄,但清秀的脸庞,仍然崭露当年秀气甜美的模样。要不是老来被气喘所累,精神奕奕的老者断不会出现在医院。

晓红邀请老者出席五月的浴佛节,老人家二话不说,马上抽出黑色记事本,认真询问日期,准备备案。晓红一看,傻眼,首度被如此重视,反倒让忘记日期的misasa小姐,尴尬跑来求助。

半斤八两,就好冒昧负荆请罪。结果,脚步被粘住,干脆和阿嬷聊起,她走过的80年风花雪月。日本占据马来半岛时,阿嬷正在新加坡念书,尽管只得初中学历,老人家却凭着努力,当上当时新加坡《南洋商报》的编辑……。

编辑!?我和晓红两只书虫,登时两眼闪闪发亮,充满无限崇拜。不知道为什么,举凡跟书有关的人,都一律大脑自动归纳进,有气质一列。不骗你,阿嬷真的很有气质,尽管卧病在床,她依然精神抖擞、两眼有神,只有那握笔的手,在微微颤抖,抖出老人年华老去、体力不比当年勇的小秘密。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0183a.jpg

《宫本武藏》乃日本文学大师吉川英治,倾20年心血所完成的时代小说经典。宫本武藏取法多人,从众人身上习得“禅”与“心”、“人生”与“剑道”一体两面的关系,最终超越个人格局,获得心境的升华。

从《证严上人思想体系探究丛书》中,读到《宫本武藏》一段叙事:

一位萍水相逢的过客,曾在宫本武藏人生岁月中,提供珍贵哲思启发。过客借由一把琵琶启发武藏哲思—琵琶里头是空心的,那千变万化的声音是哪里发出来的呢?

“关键就在琵琶里那根横木,它犹如琵琶的心脏和大脑,将琵琶撑紧,制琴人特地将横木销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而琴手必须控制横木两端的力度,齐拨四弦,则万马奔腾,而这强烈音乐来自与内在那根横木的适度松弛和紧绷。”

“你只有紧绷度,却没有松弛度,这是多么危险啊!如果弹奏这样的琵琶,一定无法自由自在地变化音调;勉强弹奏的话,弦一定会断,琴体也一定会裂伤。”过客对剑客宫本武藏说明。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8924a.jpg

看到满天祥云飘动的刹那,内心一动。不由自主,停下。



等,等待……



等待舞台上的主角各就各位,灯光、背景、主角角度俱佳,That’ the time! 喀嚓!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8878a.jpg

“我写小说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将个体的灵魂尊严暴露在光明之下。故事的目的是在警醒世人,将一道光束照在体系上,避免它将我们的灵魂吞没,剥夺灵魂的意 义。我深信小说家就该揭露每个灵魂的独特性,揭露故事来厘清它。用生与死的故事,爱的果实,让人们落泪、恐惧而颤抖、欢笑故事。这才是我们日复一日严肃编 制小说的原因。”--村上春樹


今年二月,村上春树荣获耶路撒冷文学奖。在一片反对声浪中,他选择前往以色列领奖,并发表一篇发人深省的得奖感言—从作家的角度,选择亲身参与,不退缩逃避;亲眼目睹,不蒙蔽双眼;开口说话,而不沉默不语。



从朱學恆的blog,读到让我惊艳的,村上春树的演讲稿。I was touch! 英文字虽不比中文来的神奇,却也带有奇妙的巧合。把I was touch翻译成中文,应该是--我的灵魂被触动了。将他所翻译的部分精华收录,找到能触碰灵魂,敲醒自觉的机率,是沧海一粟,难得。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8960a.jpg

IMG_8982a.jpg

千百万颗星在宇宙行走,每一颗都有预订路线,难得有缘相遇,也只能匆匆一瞥,终究还是要毫不犹豫的,继续上路。

 

“天啊!”就像是跳脚要喊cut的导演似的受不了!!我最怕拍早已在脑海里设下拍照程序的对象,妈妈阿姨这辈大人,很有默契地折身(看来瘦点),笑(看来好像被我用枪指着的皮笑)。

 

当她们三人再次展现招牌动作时,我受不了了!叽哩咕噜一阵,她们茅塞顿开,清楚收到后辈的外星语,放松地犹如棉花枪在阳光下融化似地,好不轻松!

 

我想星洲日报的确帮我打了不少小广告,可见它的销售之广,让我遍及全马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哦,这个秀丽蛮会拍照的,她拍的照得第一名(天知道那不过是副刊上的一小栏上的小佳作,可见大家平常蛮有空和用心的,都会把所有栏位看透透)。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MG_9010a.jpg 

不止一次再想,如果当时我有长镜头,我会不会拍到最接近和平的时间点--白鹤妈妈呵护小白鹤,最动情的刹那。

 

其实,最最渴望的,合该是捕捉生活中,和平共处的每个当下。

 

跟身体里的好坏细胞和平共处,和周遭的明抢暗箭和真心关怀一并坦然接受,学习拥抱好习惯、面对及改变恶习气……

 

最重要的,是参透和平不在纸上谈兵,而旨在慢慢渗透生活中的每个大与小。

 

大而强,小而美,世界真是美好啊。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