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刘墉有篇标题为“放下.放空.放平.放心.放手 ”的文章,颇得我心。
 
新來的小沙彌,對什麼都好奇。秋天,禪院裡紅葉飛舞,小沙彌跑去問師父:「紅葉這麼美,為什麼會掉呢?」

師父一笑:「因為冬天來了,樹撐不住那麼多葉子,只好捨。這不是『放棄』,是『放下』!」

冬天來了,小沙彌看見師兄們把院子裡的水缸扣過來,又跑去問師父:「好好的水,為什麼要倒掉呢?」

師父笑笑:「因為冬天冷,水結凍膨脹,會把缸撐破,所以要倒乾淨。這不是『真空』,是『放空』!」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喀嚓!”尼泊尔老妇笑容满面的照片,被印在相机底片中。对不曾拍过照片的她来说,难能可贵。她的孩子透过破烂英文,问我,send  photo?我大方点头,yes!!!一张昏黄的字条上的地址,已经随着十年岁月飞逝,被丢在不知名的角落里,懊恼着。

“Perhaps, sir. One day you will bring us some books.”巴浑丹达(Bahundanda)学校校长对约翰.伍德(John Wood)问道。面对四百五十名没有课外书籍的孩子,以及几本被锁在柜子,自助旅客遗弃下来的小说、旅游书和艰涩的文学作品,Wood回答:“我保证,我们会再重逢。”

一年后,八只背负沉重书籍的驴子陪着John Wood与父亲,一起走在巴浑丹达学校的山路上,把希望带给他曾许诺的学校,也开启他平凡中不平凡的后半辈子。

看到差别吗?二十三岁那年的我,和三十五岁的John Wood一样许下诺言,只不过,我跟一般的旅客一样,食言而肥,在往后的几年内,体重不但直线上升,愧疚也一直深埋在内心,小小的角落里,不时因为某种开关,触碰起起落落的忏悔。

我传述的是曾任职微软大中华区事业发展总监,而今任职非营利团体阅读空间(Room To Read)的创办人,John Wood的故事。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每当我想到那在凌晨三点半起身,走动在三个原住民部落,送了48年信的老邮差时,总会提醒赖床不起的自己:他此时已经做完一天的工作,我的心就会振奋了起来。”

台湾资深新闻工作者詹怡宜,分享她在采访生涯中最难忘的故事。

生活,是由故事砖块堆積而建筑的大宅院,里面,也许堆满垃圾,也可能放上满坑满谷的宝物。每天每天,我们都很忙碌。大大小小的故事,像掉落满地的大小珍珠,被匆匆的堆放进宅子的角落里,在柜子里、在桌上、在沙发里,或扔在厕所内面壁思过。

喜欢听故事,也爱写故事,不代表我会是称职的故事管理员。故事被七手八脚的抛进,所能想象的各种角落里,慢慢随着日子蒙尘、化灰。连自己都无法好好整理,如何来管理故事呢?所以,设令自己的将生活的垃圾都清理干净,让生活上轨道,才能让故事张开翅膀,自动归位。

记录别人的故事,也书写周遭的生活小点滴。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0219a.jpg

拍摄蓝色湖泊中孤独长大的莲丛,是因为感觉它是我当时,最能贴切表达内心感觉的纪实影像。要说的话,要表达的感受,就是它。它是我,我就是它,那孤独地,努力想开扩成长潜能的新莲丛。

一朵妙想天开想要飞天的莲,只会掉进现实的垃圾桶里,慢慢腐化,归尘。非要到被丢进垃圾桶里反省,才能让我痛定思痛,面对、处理、解决,再放下。

我一直是阳光的,可是有一天,才惊觉,人有两面;我得学习面对狰狞、可怕、黑暗的另一个我。一度沉沦在里头,看不清楚方向,仿佛掉进黑洞里,让疯狂的念头,抓得全身溃烂、血迹累累。原来,人类就是用意念将自己逼疯的。

像个疯子般不断展开攻击,是为了找到出口,呼吸。让我自私地多呼一口气吧。

太多的手,伸过呼吸器,想帮助我呼吸;却没有一双手,可以让我放松、呼吸。要在那电光火石间,才发现,只有自己,才能说服自己,来个轻松的吸吸呼吧。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1312.jpg 

感觉像杆面团,一团被风吹地硬邦邦的大面团。阿香又压又搓地,说道:“你的压力一定很大吧,肩膀很僵硬呢!”就是全身僵硬如铁,才会来牺牲色相,让你全身按摩啊!我累的不想回应。

 

冠群一口就答应,要带我去按摩解压,我在电话的那头,心里盈满感恩之情。仿佛已经走投无路,不得不寻求外援,天知道我多么害怕被拒绝。从走出家门,独立在外那刻起,我就不得不学习,如何尽己绵力去完成命运交付的任务。不是不想求人协助,也不是不曾产生依赖,过程中,体悟良多,整理一套人生哲学--自己跌倒自己爬起最为上品。

 

什么时候让压力缠身,以至于负荷过重,导致山火爆发,一发不能收拾?妈妈的血不过关,必须要延迟一个星期进行化疗像把火种,风一吹,所至之处,无一幸免。是习惯让零星火点慢慢烧开,却不马上行动去扑灭?原因已不可考,重要在于马上面对,处理,再潇洒放下。字里行间和身体力行的差距是天与地,却要人去踽踽独行,我既碰不到天,只好伏在地上,像个婴孩般学爬。

 

修蔓师姐一直告诉我,照顾病人的人比病患本身的压力还要大,一定要释放压力。我已经放手让妈妈去独立运行,妈妈照顾自己多于我照顾她。我充其量不过是食品联络商,食物供应,连鼓励加油我都已无法负担。我无法放下,去面对晦暗处,那面目可憎的自私一面,只好潸然泪下,以为让视线模糊就能避开丑陋面。

 

既要学习如何相处,也要学习面对自己,还要学习接受各种考验,这份上天送来的年度project,让我又哭又笑、疲于奔命、应接不暇。只好自我安慰—唉,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突发状况时时试炼心脏的强壮度),劳其筋骨(三不五时就得搬运5加仑的水,同时要multitasking洗、切、煮、蒸;还要面对电脑超过8小时……全身僵硬紧绷中),饿其体肤(没机会饿,却瘦了将近3kg),空乏其身(就快变马脸,小腹的肥肉在空气中努力蒸发着),行拂乱其所(眼睛细雨连连,阴阳怪气的牛脾气随时整装待发)……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1030929.jpg 

像条被困在浅滩的鱼,奄奄一息,就快无法呼吸。

 

无形的气压,紧紧勒着,搁浅的鱼儿在掉泪,一滴接着一滴,无法控制。

 

生活在E世代的鱼,也开始有了生存下去的压力。

 

也许,鱼儿这辈子最大的考验就是好好去面对、接受、处理,再放下吧。

 

甘愿点,欢喜些,好好的努力,我就不相信我无法冲破命运的压挤,漂漂亮亮的活下去。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1040054.jpg

“好想找一个青山绿水的好地方,好好呼吸一下。”我对sl说。

 

“是啊,我也好想,可是马六甲好像没有这样的地方。”sl遗憾回答。

 

久违的桃花源何在?难道只存在摄影师的快门里、印刷品内、或是翻跳于模糊记忆的细胞间?

 

“依…………呀”推开记忆中的锌板门,回忆倒灌……惊叹号、生锈锌板声、白鞋踏在石子路上的声响,合成协奏曲,无意中、走进老人一手打造的桃花源。

 

人参树、空心菜、地瓜叶、黄瓜……太多不知名的菜,羞答答的在他手中,在大自然中,小口小口呼吸着。整齐石块和沙土,是特地从海之角、天之边细心聚合。他的爱,在菜叶、根茎间来回传递,在倾斜木屋旁缓缓长大,老人;则在踽踽独行中慢慢变老。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7032a.jpg

他是富家子弟,從小天資聰穎,相貌英俊不说,功課學習名列前茅,更是地方報張上的熟悉面孔。思想成熟的男孩子,在其他小孩忙碌玩耍时,他忙着看报纸、新闻充实人生。他选择他要参与的活动、要看的书、要做的事,思想超越了一般的同龄孩子。在纽西兰读书时,尽管家里富裕,23岁的他却整天以面包果腹,他说:“不想多花家里的钱,能省则省。”去旅行?“浪费时间。”他摇摇头。

 

難得天之驕子,富不驕、贵不傲,從纽西兰回家探望罹患癌症的母亲之际,也不忘珍惜把握时间--“慈济需要人帮忙吗?我想来帮忙。”他对同事sl询问。sl问他,为何?“因为不想浪费多余的时间。”年轻认真的脸庞像是透着淡淡的白色光芒,将他映照着犹如智慧的天人。结果,sl忍不住问她老妈,为何不把我晚生几年啊!!!!”

 

她抚摸着怀里的西施狗,百般呵护。从英国“游玩学习”毕业回来后,她镇日窝在犹如皇宫般豪华却透着冷清的家里,玩玩狗,看看戏,过日子。母亲是小姨,无怨无悔跟随着有妇之夫;而父亲所提供给他几房家的,是天堂般的富足生活--车子群是马国的限量版,屋子一个月的电水费是中等家庭半年的费用……。她购物一定要出国,朋友要有头有脸的,坐车指定要最新最贵的,就连出国,她会特地要求司机将爱狗送到首都高级“狗酒店”下榻,西施狗一晚就睡掉RM150!在bukit Bintang附近住一晚,也不过是RM100啊!真是颠倒人生!更不要说,西施爱狗有明星保姆车载送,有独特双人坐席,还有与它毛色同等的毛毯铺陈在车内,当然还有专属ahmad载送!

 

你也许会说,哦,这是天堂般的生活啊(就看您指受宠的西施狗还是有钱女了)!可是她说:“日子好无聊!”人生目标?开玩笑,她镇日醉生梦死在戏剧中,看戏剧到天亮,睡到下午三、四点才起床,哪来的什么人生目标啊。

 

活在天堂,只是就心灵来说,25岁天之娇女的心灵比海地的贫民、印度的街童、非洲的饥儿;还要来的空乏。黯淡无光的生命,将她孤零零的的身影淹没在黑暗中。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child.jpg 

像个孩子般逍遥的日子,悄悄的走过岁月的轨道,头也不回。

像个家庭主妇搬在洗刷中,忙碌度日。最特别的不过是一起都已天然为主,连我也不免于俗。

以丝瓜干浴、芦荟洗脸、吃的全是全天然的蔬果或榨汁,早上精力汤,下午连洗衣都用厨遗酵素。

要如何在污染的环境中,继续生存。要如何在烦扰的人世间,悠游自如?

身体好,精神也强,所有,改变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当然最大的福利就是以前紧到几乎要爆炸的裤子,现在已经能有一点呼吸的空间了。

健康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仿佛听到小沙弥们在嗤笑凡夫,唉,可不要反反复复啊!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9 Mon 2009 13:11
  • 打结

DSC_0094.jpg 

《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嫁》讲述一名24岁的乳癌癌末病人千惠,有关她生命中最完美的结尾。23岁罹患乳癌,男友太郎依然不离不弃,坚持陪她走过生命中的低潮期。化疗后进行迁出手术后,她有了6个月的“蜜月”期,日子看来平安而美好,却隐藏着丝丝不安,她的病情忽然迅速恶化,癌症快步跑到肺部,迅速蔓延开去。

 

千惠对好友说,她的梦想是披上嫁衣。于是好友顺便询问太郎,太郎当然欣然答应。私下,好友与太郎策划了一个真正的婚礼,圆满了千惠的梦,也为她的生命画下最圆满的句号。

 

千惠是否还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能够健康地、踏实地活着,是淡淡白开水生活中最平凡的幸福。

 

昨天带妈妈去访视。四个家庭,四种实结,每个家庭都有个打的紧紧的结,有的可以轻易打开,有得则没有要去松结,甚至有些根本就看不到被拉紧的结。我们每个人都在心上打了一个个的结,忘记打开,逐渐演变成死结。

 

透过他人心上的结,我提醒自己,开始努力的打开心头所有的结,还心一条直线,简单就是美,何必打如此多结来装饰生命呢。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00941.jpg 

新年没收到几份红包,反而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会在夜里发光的琉璃海豚。

 燕燕跟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两个原本没有交集的女生,因为同时来到世间,因为慈济的因缘,相遇相知,成为好友。

听起来,还真有缘。

没来得及参与家族大团圆的新年、只来得及穿上旧衣在医院赶稿的新年、没多少人记得来拜年的新年。投入一场被遗忘的新年游戏里,我郁闷的非要飞出去,狠狠的呼吸新年。

刚巧燕燕上网,怪不好意思的问她,可以带我出去走走吗?

她告诉我,只要我需要,什么时候要出去,通知她。

来载我和妈妈出去吹吹风时,带来一串自家亲戚栽种的香蕉,又带来满是花海的书,一慰母亲爱花却无法一睹花海之心。

我一向幸运,身边有不少真心相待的好友,甚至,比我还懂我。

她们懂我无法停下脚步,所以纵容我不定期的自生活中出走,却不忘适时提醒我走回常轨。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0173.jpg

2007年初,美国Money杂志制作美国人新年愿望调查。根据调查显示,美国人最大的心愿是:存够两百万美金提早退休,其次是成为百万富翁、创业当老板、拥有海边度假小屋,存够钱让孩子上名校……

 

无独有偶,商业周刊在2009年一月,特参考该杂志,策划台湾工作族新年愿望专题。

 

调查结果出炉,让众人跌破眼镜。

 

在答案揭晓前,告诉我,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看看您的愿望是否榜上有名。

 

我新年的愿望,很平凡,我只想过健康、快乐、不断学习、提升智慧、过最有意义的人生。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0014.jpg

不断地在学习中,学习调伏习气。

 

牛年让我第一个想起的是牛脾气。我的牛脾气,让妈妈难免受气。

 

终于忍不住让脾气控制了身心,硬是把所有心里的话全都丢了出来,跟妈妈把旧账全都摊开来说。

 

我只想妈妈跟我合作。我不愿意见到妈妈浪费时间、金钱和食物,再度消掉她的福气。如果非要被癌症狠狠折腾蹂躏,那么做为子女,我最希望妈妈能从癌症病痛中,提升智慧,离苦得自在。

 

我说了很多很多,话不轻不重的,希望能点到精华,让我们同时受益,茅塞顿开。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3082008654.jpg 

2009年的第一個月,2009年的农历新年,如过眼云烟,空空如也。

 

日子太忙,忙得感觉面目可憎,忍不住投入书敞开的怀抱里,解满心思念。

 

一口气把《莫妮卡的芒果雨》给吃掉,味道如一碟咖啡色小点心,配上苦茶,甜中带涩里,感受留干香。

 

作者克莉丝/法图玛塔(作者取的马利名字)花两年时间到西非穷国马利当志工,期间与和她配合的当地接生婆莫妮卡结为莫逆之交。一本分享友情、大爱、医疗人文关怀经验的小品,徐徐读来,宛如浇上一身芒果雨,往干枯田地上稍来润泽。

 

二十一岁时,克丽丝接到“和平共组团”的来信,邀请她到马利共和国展开两年的义工服务。她说“没错,我已经准备好为世界做些改变。”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DSC_0208.jpg 

牛年很忙。

 

今天,忙的一塌糊涂,赶着制作上网的月刊,边想妈妈的淋巴水问题要如何解决;不小心看了电话一眼,哎呀,怎么忘了家乡好友昨天结婚,明明昨天还在提醒要致电她啊……还要忙着抽空看报纸、大爱台充实,吸收点正面讯息,希望脑袋不至于让忙冲昏头。最重要,心灵田地切勿让其枯萎老死!

 

除夕前两天,带妈妈到照顾户家里围炉。除夕下午,再度与乳癌癌末病患在柳树叶飘飘下,围炉庆新年。牛年的新年还未到,已经吃上三次年饭,何其幸运啊。

 

年除夕,借了寄宿处的脚踏车来骑,想要活动下筋骨,谁知还没踩多久,就在路口掉链,我一头乱发冷汗,加上一手黑油,狼狈到无语问苍天。带着满手指缝的黑油,晃到桂花师姑家吃团圆饭。

 

年初一,带妈妈到静思堂与众慈济人与上人视讯拜年。实在是太需要呼吸的空间,渴切需要加油和新力量,一定要出去走走。妈妈不想出去,只好把妈妈寄放在师姑家,跟其他人一起到感恩户家拜年。出走是正确的选择,我抽离原来角色,看见其他生命如何展现韧性。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