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哲學家皇帝马可·奥勒留( Marcus Aurelius )的《沉思录》(Meditations)是一本作者写给自己的书,借以反观自照,随时警惕当下的每个思想行为。

 

之所以知道这本书,是因为今早看了星洲日报的副刊拜读了香港书评作家梁文道所撰“读一本书,做一段修行”一文。个人很喜欢梁的文笔,绝不错过任何他的文章。文中,梁提及古欧洲最博学之人一生中,也只有机会读上八百本书。他描述古人是如何珍惜他生命中的八百本书,是以细嚼慢咽的尊重,来消化这些宝贝。

 

反观现代人坐拥百万群书,然而曾阅读的,到底有几本?是以火箭般的速度飞驰而过?还是像蜗牛般慢速,仔细饱览?

 

很遗憾的,我正是以超音速来饱览群书的那一群。于是乎,总是处于半懂非懂的半桶水状态,更糟糕的是,自以为是的写文章来教导人。想来就汗颜不已。

 

原来开始写blog的心态,就是要写给自己看的。想借此仔细端倪每天的心灵成长点滴,然而,在他人的赞许下,飘飘然的飞了起来,完全罔顾体重过磅,隐形的翅膀无法支撑重量,已是磊磊可危,还自以为伟大的渴望越飞越高。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说明:原住民村中,孩子窝在妈妈怀中,把玩他的小山猫(斑纹很像豹的猫)。简陋的屋子,家徒四壁,三餐不济……幸福,就是大家都在一起。

 *想要的总是太多,得不到时总会难过,是现代人的通病。生活在发达的社会环境里,拜科技之便,只要有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选择太多时,烦恼也直线上升。没有选择,反倒知足。刚从印度的加尔各答回来时,我心中一直存有疑惑,为何绝大部分贫困交加的街民,总是一派乐天快乐,不似我想象中的愁苦满脸。

我们总在别人身上加诸众多预设,忘了单纯最美,简单最动人。曾何几时,我也曾很简单。小时候,家境并不富裕,我在山林间赤脚奔跑,在山湖间沐浴嬉戏,时而捡拾芒果,或是采收红毛丹,酸柑。叔母在小山丘上,种了很多长豆和茄子,总喜欢蹲在那里寻宝,看看它们到底长了多少条宝贝。

膳食尤其简便,大人们在外忙于打拼,婆婆负责照顾我和其他表兄弟姐妹们。酱油拌稀粥的滋味是人间美味,小孩子们最爱窝在炉边捣弄薪木,把火吹旺,吹得满脸灰,咳嗽连连,被大人连连驱逐,笑着边玩边等待餐点。夜晚,和婆婆坐在长得和木屋齐高的仙人掌旁,婆婆用竹扇扇风,我则坐在小凳子上仰头看星星,听婆婆在星夜下分享的故事,似懂非懂。

一个在山里长大的灵魂,领受的是大自然的洗礼,根深蒂固的刻印在心识里,然而,经过了社会大染缸的着墨,我已经忘了用喜悦的心,珍惜手中所有,不强求更多。单纯知足的心,被遗忘在那年夏天山里的某个角落。

街头的老师们,重新让我上了一课,主题:知足。加尔各答的快乐脸庞,让我再度检视,将过去在山林里穿梭的快乐身影,和当下的我会合,精神抖擞 ,重新上路。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是谁啊?”要如何回答一位85岁的老人呢?“mmmm,我,我是好人。”我脱口而出,老人与我,相视大笑。

 

老人的女儿在一旁,马上附加解说:“她是慈济的师姐,是来关心问候的。”老人点了点头,笑笑说道,“很好,你是好人。”

 

证严上人说,生命的价值就是爱。无私大爱,打破了老人与青年的隔阂,让我能像孙子一样的疼爱老人,老人拉着我的手,不时展露灿烂笑容。我喜欢跟老人说话,皆因他们从不吝啬好笑容,也不掩饰喜恶。

 

每次遇上透明无染的心,我总觉得在我的心和他/她的心之间,一座透明的桥在缓缓链接彼此,透过互动沟通,为我累积睿智智粮。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个人的手再怎么拿,就是这么多,可是一放开,反而全世界都是你的。因此不论做什么事,都是以利益社会人群为出发点。”

经营之神,王永庆

人生最可怕的是,在你临终前,回忆这辈子所做点滴,发现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却白做了一些不知所谓的事,这辈子的人生,白来了。

多少人有此警惕?

高龄92岁的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离开了,往生前一天,他还在忙工作,当天夜里在睡梦中,因心肺衰竭而安详离世。

王永庆在1954年创办台塑,当年只有小学程度的穷小子以台币200元起家,积极开创事业,素以勤劳朴实鼓励员工奋斗,如今台塑集团事业庞大,领域概括塑胶,石化,半导体,生机医疗,是台湾数一数二,获利最巨的财团。

王老先生不只财富万贯,生前亦不遗于力致力公益事业,创办以服务中低收入为主的长庚医院,创办长庚护校,支持中国的希望工程,设立奖学金培育人才。

谁晓得在王永庆六岁时,父亲病重,家中积蓄用尽,陷入经济困境,生活重担落在母亲身上,靠她养猪,种菜维生,父亲曾想一死了之,怎知惊醒大家,一家人抱头痛哭。经历过坎坷人生的刀刀雕刻,方得以成就今日供众人景仰的壮丽雕塑啊。

王永庆长说,“一个人的手再怎么拿,就是这么多,可是一放开,反而全世界都是你的。因此不论做什么事,都是以利益社会人群为出发点。”财富只是暂时由你保管,永远不属于你,王老之所以为人所惦记,如他第三妻子李宝珠所言,他伟大是因为他为社会服务。人们会怀念王永庆,绝不是因为他钱多,而是因为他他一颗懂得回馈,付出的爱心。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资深平面设计师拍照,效果如何?看看来自印尼雅加达的设计师Rarindra Prakarsa的作品,天啊,是震撼,是惊艳。

 

 

印尼给人的印象是贫穷,凌乱,肮脏,Rarindra Prakarsa竟然可以将印尼打造成世外桃源。晨间雾中的农人与子,在迟暮中被光染成黄金一片的雅加达码头,天真烂漫的孩子在神秘森林的大树怀中阅读,牧羊小孩在树干盘缠的大树下看羊……透过Rarindra的手,印尼摇身一变,变成了梦想中的桃花源。

 

我像个木头般,伫立在一旁,看Rarindra的照片,像欣赏一场精彩绝伦的舞台剧,生活成了舞台上的绝美剧照。我在心中惊叹,看见人文、艺术细细的流过一张张的照片,而照片们有了生命,活生生的跃了出来,跳进人人的惊叹声中。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只是去看、去听、去感觉。

~波兰国宝级作家,记者雷夏德.卡普欽斯基

阅读,让思想无限延伸。香港战地女记者张翠容的书,让我认识的不止是张精彩的采访经历、心情上的起承转合,也进而阅读了精彩的波兰记者--雷夏德.卡普欽斯基。

张翠容在《行过烽火大地》一书,引述了她最喜爱的记者卡普欽斯基曾说过的话,很得我心:

“当我第三世界国家的时候,我通常都很谨慎,几乎不错过任何一个记者会,但是我从来不问问题,情愿让别人去问。有时,我会在一些城镇走上一整天,但决不主动与别人交谈,我只是去看、去听、去感觉。”

我喜欢卡普欽斯基看事情的角度,他以人性的角度出发,不带任何预设观点,不主观,不对任何事情立下标签,只细心的对人事物仔细静观。

张在书中称卡普欽斯基是新闻工作者的典范,看过了书中分享,有关卡普欽斯基的报道—“让我们看,让我们思考”,有关他在萨尔瓦多采访游击队领袖哥梅兹遭抢决的报道,让我叹为观止。

怎么看也不像是篇报导,反倒像发人生省的悲剧小说情节,卡普欽斯基的新闻写法,让我跳脱了以往新闻死板印象。有兴趣一看的人,可以来跟我借书。多阅读,绝对可以让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书……还能将白开水一般平淡的生活,注入多变的口味。

阅读、摄影、乱写,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元素,卡普欽斯基的话提醒了我,只要静下心,仔细聆听,生活中的每一口呼吸,无不飘动着缕缕睿智。把所有的自我放下,只要放任,让心……去看,去听,去感受生活。嘿,好好用心活着啊!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家三毛生前曾最爱与人分享一个真实故事,有关一个天使般的男孩。

年轻时刚流浪到美国时,三毛曾一度陷入经济困境,为找不到工作而烦恼。一天,又瘦又干,憔悴的三毛走在一处大学校园里,神情哀伤。这时,一个美国男孩迎面而来。他往草地上拔了两枝草,撮在一起,然后对她说:“啦啦……啦啦……女孩,你看,这里有一片幸运草。”

三毛从没见过他,他也不认识三毛,他却对她说:“要快乐噢!”短短的三秒钟,带给一个异乡女孩即时的心灵慰藉,让三毛在心灵匮乏之际,注入最温暖的关怀和爱。

没有人能忘记在沙漠中,口渴欲裂之余,所喝到的第一滴水吧。

无独有偶,我的生命旅途中,也曾走进了一个加拿大男孩,为我在彷徨无助时,指引方向。

加尔各答的大雨何止倾盆而下,简直就强悍地想把大地直接刷掉一层皮方休。那天,我如常与友伴前往特蕾莎修女设立的垂死之家服务。穿反了雨衣,让我耽搁了些时间,结果一下车,除了白茫茫的大雨,一个人影都见不着,眼前是一片水乡泽园。

从没见识过如此大雨的我,一时傻眼,垂死之家的方向仿佛被水冲得一干二净。我呆立雨中,彷徨失措。茫然到处张望,正不知该何去何从,忽然,远处一抹小小身影吸引了我的视线。有人在跟我招手!

艰难地闯过处处水洼,朝小黑影颠簸走去,一看,原来是同车的,有着娃娃脸的外国大男孩。大男孩已被淋成落汤鸡,全身湿透。“Come , this way.”扬起了阳光般的灿烂笑容,他陪着我,走向垂死之家。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像是睡了一辈子,朦胧间来到记忆储存库,

打开记忆中,别上“书”木牌的小木门,第一眼看见的,是琳琅满目飞舞在半空的记忆盒子。

左手一抓,

这是旧家凹凸红泥地上,散乱的图书。

右手一模,

哦,是热烘烘店屋阁楼间,凌乱的连环图。

抬头一望,

那是我梦里,来不及看完的儿童乐园。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对我来说,医院病人的病情只有两种:身病与心病。身体病了,医生可施展妙手回春,心病;则终至回天乏术。

 

“有时候,我在想,这么痛苦,不如死掉算了。……都没有人要我,还活着有什么用?”48岁的失明女子,由于糖尿病引发肾衰竭,需以机器来清体内累积的毒素。

 

心头闪过一丝激愤,我开始滔滔不绝的软硬兼施,谈了失明的Helen keller 如何面对聋哑盲,非洲饥荒孩子们一口饭都吃不上,战乱国家的童兵无法避免的杀戮,阿富汗5岁的小家长如何扛起一个家庭的重责……“我们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你能从中找到幸福,找到生存的价值。没有人不要你,只有你自己不要自己。有一天,你可以跟别的病人分享,重新站起来的心情。”

 

她刻意打了一个大呵欠,不想让我再继续。我继续谈了台湾作家杏林子,她全身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像针在刺,“她说,谁有不要的生命,最好统统都给她,她要活下来。”我其实明白,女子最需要的不过是有人可以关心、抚慰、附和;可惜,她碰上鸡婆的志工,非要为她加上一点刺激。

 

同一天,在癌症病房里,还有一位住在老人院的六十来岁妇人。心脏有孔,胃部不舒服,她依然笑容可亲,“还好我是一个人,没有很多牵挂,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想开就好啦。”催促了好些时候,护士们依然忙碌的无法为她换尿布,她依然很好笑容,“没有关系,在等一下啦。”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 here for other children. I'm here because I care. I'm here because children everywhere are suffering and because 40,000 people die each day from hunger. I'm here because those people are mostly children. We have got to understand that the poor are all around us and we are ignoring them. We have got to understand that these deaths are preventable. We have got to understand that people in third world countries think and care and smile and cry just like us. We have got to understand that they are us. We are them. My dream is to stop hunger by the year 2000. My dream is to give the poor a chance. My dream is to save the 40,000 people who die each day. My dream can and will come true if we all look into the future and see the light that shines there. If we ignore hunger, that light will go out. If we all help and work together, it will grow and burn free, with the potential of tomorrow".

1989年,Rachel Corrie代表班级对着镜头,向记者演说,谈论世界饥荒问题。她毫不惧场,侃侃而谈孩子们的梦想,言辞简单扼要,大眼睛中,满是诚恳。

十岁孩子的认真,让我动容。

她是這麼說的:

“我來此,是为了其他小孩;我來此,是因为我在乎。我來此,是因为世界各地有許多小孩饱受痛苦;我來此,是因为每天有四万个小孩死於饥饿。我來此,是因为这些受苦的人大多是小孩。

我们应该明白,穷人就在我们四周,但我们卻忽略他们的存在。我们应该明白,这些死亡是可以避免的。我应该明白,第三世界的人就跟我们一樣,一樣思考,一樣照料他人,一樣哭泣微笑。我们应该明白,他们就是我们,而我们就是他们。

我的梦想就是希望人们能夠在西元兩千年底,制止饥荒问题;我的梦想就是希望給穷人一個機会;我的梦想就是挽救每天死去的那四万人。

我相信,如果我们愿意瞻望未來,追尋那道閃耀的光芒,梦想就可以实现,而且也將实现。但是,如果我们置之不理,那光就会消失。如果我们都愿意提供協助,並且一起工作,这光芒就会因为盡情燃燒而更加灿烂,帶來明天的希望。”

一个十岁的女孩,也许她背着老师为她准备的演讲稿,但,透过她大眼睛的闪亮光芒,我知道,她将颠覆传统女性的未来,为她所向往的穷人而活着……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望人类社会,未来是可以让人像个人一样生活。”

~金惠雯,台湾原住民族学院促进会秘书长

说起原住民,我脑海中就会浮现一个画面。在婆罗洲砂拉越偏远的雨林深处,我曾经接触的淳朴伊班人。简陋木屋,家徒四壁,最多产的是孩子,他们像黑白键盘上的Do Re Mi Fa So La Di Do….到处都是。

村长说,孩子们需在森林里步行上几个小时,到达学校。到了学校,却饱受同龄孩子的欺凌、瞧不起。曾经,有个男孩在饱受欺凌后,在夜里独自一人,哭着走了几个小时回家,从此不愿意再去上课。

我无法想象漆黑的夜,独自哭着回家孩子的心情。我也无法想象另一家肚子胀肿的6岁孩子,那患上肾衰歇的小男孩,抿着嘴有点惧怕看着我的表情。我的矛盾挣扎,在颠簸了8个小时后,在心里凝着沉重。

能为他们做什么?我们仅到村里发放一次,从此,走出了他们的生命。原住民,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太重,以至于我们只努力了一次,自知无法继续,而无奈放弃。

所以,我佩服金惠雯。她帮我为遗憾打开一个缺口,呼吸……

33岁的金惠雯,原为台湾某报社记者。24岁时,金惠雯受命采访九二一大地震灾区后,921,促使她转了一个生命大转弯,从此全心为原住民奉献了热血青春。

金惠雯毅然离开台北,远离家人亲友,到原住民部落服务奉献。年纪轻轻,不为自己,却为别人而付出,金惠雯带领整个团队,为原住民寻找生命出入,探讨人生宝贵价值。27岁,她成立了原住民学院促进会,规划部落大学计划,透过部落原住民互相讨论,最适合的课程。部落大学不止进行文化传承,更重要的是让提升原住民的就业机会,更是让原住民小孩认识部落文化。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必须发掘自己……每个人来到世上,都身负使命。”

 

骤雨连连,庞大的三春礼堂,人潮依旧络绎不绝,众人殷切期盼着一场阔别十多年的讲座。主讲人远从美国前来赴会--雷久南博士,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博士,曾任职于美德州著名癌症中心安德生医院。雷博士乃琉璃光养生世界创办人,提倡以自然的方法回归身心灵健康喜悦。

 

雷久南博士原籍台湾,十四岁随父母移民美国。研究事业有成,雷博士却选择放下所有,卸下了癌症中心的研究工作后,巡回各国,宣导福利地球、生机饮食的概念,保护、爱惜自然环境,时时心存感恩,喜悦与祝福……雷博士每年巡回世界各地,将好观念与所有有缘人分享。

 

多么显赫的介绍,也抵不过亲睹其风采。排除万难,坚持前去赴约,不但让我得意匪浅,还让我认识了一位人品典范。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则寓言故事这么说:一天晚上,有人的家门外传来不断的敲门声,主人问道,“请问你是谁?”“快开门,我是机会。”主人摇头说道,“你绝对不是机会,因为机会只会敲一次。”

 

大多时候,机会只有敲上一次门,失去,不代表一生失败,活在痛不欲生的悔恨和埋怨中,才是一辈子最大的失败。

 

4岁时,一场交通意外,让钱红艳失去了下半身,从此与一粒篮球及一对熨斗式的手垫板相依为命,直到获得各方援助,换上适合的义肢。8年后,红艳获得命运之神的第二次机会,改写生命剧本,她纯熟的摆动身躯,如鱼般滑溜地游开。红艳怀抱着崇高的梦想,准备以最佳状态,夺取2012年伦敦的残障奥运会游泳项目的金牌。

 

200010月,中国云南省陆良县马街镇莊上村路旁,几个孩子在玩耍。一辆违章的大货车忽然往孩子们的方向,疾冲过去。邻家七岁的孩子当场死亡,而4岁的钱红艳则被满载化肥的大貨車给卷入车轮,顷刻间整个下身被当场碾烂。

 

“当时感觉自己不像在做手术,而像是在屠宰。”陆良县中医院主治医师回忆当时接收了红艳,在手术台上含泪动刀时的煎熬感受。医师只能将血肉模糊的女孩,自骨盘以下完全截肢,小红艳就这样因为人为疏忽,成了半截人。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经,我就像一粒葡萄,只有一层薄薄的皮保护着。
如今,我就像一粒西瓜,坚硬绿皮代表智慧,红色果肉代表赤子之心。

~ 独臂少杨士贤

如果用比喻来描写,你会如何形容自己?

独臂少杨士贤曾在中学的作文中,自揄像一粒葡萄,只有一层薄薄的皮保护着,学成有术后,他笑称当年懵懂,才会自诩为葡萄,如今想来,葡萄软软的,针一刺就破,不堪任何刺激。多年过去,越见成熟的他,觉得能做的就自己做,学会拒绝他人的援助,现在他是硬邦邦的西瓜,坚硬绿皮代表智慧,红色果肉代表赤子之心。

现年26岁的杨士贤,清瘦斯文,在大学攻读社会学系。乍看之下,跟时下的年轻人没有两样,唯一的不同是,右边的袖子空空如也。

杨士贤的右臂断送在五岁一场意外中。当时的小士贤攀吊在电卷门上玩,不慎误触控制器,整只右手因此被夹至坏死。家庭本就不富裕,加上昂贵的医疗费,开计程车的父亲,在电子厂工作的母亲日夜加班养家。命运何其不幸,父亲因帕金森氏离世,母亲也在次年因癌细胞扩散相继离世。

母亲在临死前交代他和弟弟:要好好活下去,活下去,才能你看见希望,遇见光芒,因为痛苦而选择死亡,只是逃避,活下去,才是真正的战斗。

“我想虽然我卑微得像一粒葡萄,但只要活着,就有改变的机会,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个从小自卑封闭独臂青年,靠一份坚毅伟大的母爱,咬紧牙关,与弟弟相依为命,即使极度沮丧,数度想放弃,跟母亲一起走,还不忘鼓励自己,谨守母亲遗训,撑下来,继续前进。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双手 能触碰着世界

我的双脚 能让我往前追

我的眼睛看见了缤纷的色彩 我能听得到不同的音乐

我的朋友和我一起成长

我的家人苦乐都与我分享

我的老师指引我生命的方向

我有未来 实现心中的梦想

我幸福 很幸福 当我知道还有许多人 餐风露宿

我幸福 很幸福  有人生活清苦没有父母 躲在角落里哭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来只要活着,生命便没有绝路,你总要经过一些事情,才知道自己的幸福。”

 

~陈美芬/唐米豌,自由撰稿人,曾任记者、电视编剧、监制

 

 

透过一张旧剪报,一篇老文章,我认识了陈美芬。现年52岁的陈美芬总是一件T-shirt,短裤,拖鞋,一身简单村妇打扮,如今甚至还罹患了肺炎,有何魅力能吸引我在网上搜寻资料来认识她?原因很简单,我佩服美芬,或者她更为他人熟悉的名字--唐米豌,一个马来西亚女子,不畏艰辛,独自前往中国西双版纳、孟力海、江西省等穷困山区扶贫、教学、后传为关怀癌末病痛、甚至设立了公益图书馆。

 

也许,单亲妈妈陈美芬最初的动机,是因为痛失21岁花样年华的女儿,想自我放逐在一片同样说着语言的新地方,把对孩子的爱转移到有需要的孩子身上。她將自己的终生积蓄用作盘缠与生活费,不但没工资,还得过着无比节俭的生活。也许,就如她在200629日在《星洲日报》的活力副刊受访时所言:“后来才发现自己的适应力很强,原来只要活着,生命便没有绝路,你总要经过一些事情,才知道自己的幸福。”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是从前的我眼瞎耳聋,还是非要有一道不幸的光,才能照亮我真正的本质?”鲍比,法国時尚杂志Elle总编辑

 

如果不是被关进来,我根本不可能会学会马来文,英文,甚至还会裁缝,打扫……我也会更加珍惜和家人在一起……我好想家

 

如果没有无辜被捕,我不会珍惜自由。

 

这是老天在惩罚我,罚我爱赌,让我的护照被偷,我才会被关了两个多月,我以后不会再赌了……

 

冷京拘留营里中国女人的分享,句句言犹于耳。非得等失去自由,才来体悟自在生活的可贵,在铁笼中流失的分秒,是永远追不回来的。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用心祝福》作者林幸惠,一回在街上看見一位残障的年轻乞丐。原本心里想著乞丐都是騙錢的,却因身为慈济人,不忍轻率拂袖而过,所以停下來询问他可需任何协助。

 

年轻人立即拒绝,所说大意如下:“我不需要任何帮助,我出来向大家募集一些爱心,这些钱,会捐给比我更需要的人。另外,我会出来,是想让大家看看我,也想想自己,能从中领悟并珍惜健康,把握幸福。”

 

天下的乞丐都是骗钱的吗?请不可一杆子就打翻一船人啊。

 

冷京拘留营里,多了几位从加影监狱释出,即将要被遣返回国的中国女人。我是当天的关怀组成员,于是乎,有此殊荣借出耳朵,聆听失去自由的故事。

 

中年摩登妇人陈箭的父亲在中国从事人力资源工作,怎知来到彼邦却因为签证而成了阶下囚;另一位同乡林淑华原本过境马来西亚到英国与丈夫团聚,却在机场被捕而锒铛入狱一年之久。还有来自哈尔滨的年轻女生,拥有正当签证,并有老板担保,却被冤枉的关了10来天……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没有忘记初抵英伦,每天张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满怀感恩,然后告诉自己--证严上人说:人有无限的可能。

我背着这句话,在英伦走过了多少风花雪月……

2003年,我与友人到英国寻梦,友人先行返马,而我则选择继续朝欧游的梦想迈进。

要摘取梦想的鲜美果实,过程甜酸苦辣参半。薪水不高,大部分都拿来补贴一个星期大约80磅的房租。

为了能让梦想延伸,房租问题势必立即解决。就在这次,在网上重遇曾一起出游的学弟妹。

小情侣为了帮我解决住宿问题,争相奔走。最后,我差点就要为梦想,跟一个来自台湾的男生“同居”,分担费用。

想当然尔,我无法过自己那关。我无法在梦想面前鞠躬尽瘁,我要的,是筑梦踏实,绝不是噩梦连连。

我知道有很多日本女生为了留下来,什么都愿意做。我认识的一位日本男生,甚至为了钱,当起医学院的白老鼠,帮他们试药。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国籍人士,因为不同的理由,对梦想坚持不懈。

我甚至想到要租中国城的床位,听说,那里的床位很便宜,只不过有多少人曾躺过那张床,或是有多少闲杂人等会出现在你床位附近,做些什么,你都无法预估。

我一直没有忘记初抵英伦,每天张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满怀感恩,然后告诉自己--证严上人说:人有无限的可能。

yong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